Saturday, February 19, 2011

未禁煙的澳門

到澳門一日遊,使我心中一動,有所反應的不是賭場、不是人山人海的賭客、不是那塊大得腳軟的填海地,而是———「喔!還未禁煙。」

久別再訪澳門,參觀了威尼斯人酒店,新濠天地...第一個感覺:「大!」第二個感覺:「怎麼有陣煙味?漏氣?燒焦東西孔?」第三個反應:「喔!還未禁煙。」

未禁煙的「未」是為了表達我對禁煙抱有希望和期望。未禁煙的澳門使我吸盡數個月份量的二手煙;使我作觀念調整,明白密室也可吸煙;使我理解商場店鋪外除了張貼「不准飲食」,還有「不准吸煙」。

香煙,也許對某些人是身份地位的象徵;是耍酷的飾物;是有型的消費,因此,走在澳門路上各處的國內遊客也在抽煙。

我慶幸香港已有控煙禁煙的條例。我對香港未禁煙前的情況也少有印象,大概是餐廳食肆有吸煙非吸煙區劃分。小時候心想侍應們很可憐,沒權選擇,一定要吸二手煙。不過往日抽煙於香港有如此普及嗎? 我感肯定的是我未嘗於香港商場嗅到煙味。

在澳門,人們隨手點燃香煙,有人更在酒店升降機來含着煙口...抽煙於澳門實在太自由。威尼斯人酒店塑造了一個室內城市,室內有天、有河道、有建築物、有街,還有街上抽煙的人。只可惜威只是個城市小模型,於「街」上抽煙,始終還是於室內抽煙。

香港的煙民其實也不少,但因室內禁煙,大家都走到戶外吸煙,圍着垃圾筒「打邊爐」。當「打邊爐」現象出現時,有聲音說「打邊爐」非好事。然而,作為一個香煙厭惡者,此刻若要藉「打邊爐」和「自由吸煙」作比較,我寧願大家「打邊爐」。至少,我能避「打邊爐」,遠遠看到一群人手提着放着的,必要時便走多點路,避免吸二手煙。

非煙民是無辜的。空氣自由流動,煙與空氣共融,飄着飄着便走入我們體內。煙民有權提起煙,有權大力抽小力抽,非煙民卻總不能一直閉氣。

澳門若要再上一層樓就請先為吸煙下規管。這次的一遊後,我短期內沒有再訪的意思。澳門所售的貨品與香港相似,我何必花百元渡海,然後邊吸二手煙邊購物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