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2, 2011

仲夏棕敘 : 第二十一天‧文化落空


我的一身,我的才藝,我的興趣都離不開中國的文化。因此才會被人我是中國女人。文化不經不覺間為我加了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分應同。在一個充滿文化色彩的國家長大的我來到這個歷史很短,沒太多獨特文化的國家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對比。

然後讓我發現原來他們對自己的身份認同很低。同是美國人,她們又非常不同的背境。同是美國人,她們都不界定自己為美國人。我聽到的不是我是哪裡哪裡的美國人」而是「我爸媽祖父母是哪裡哪裡的混血,所以我是甚麼甚麼混血兒!」她們混多到都算不清楚。因此,當我們回答一個問卷時,她們都回答不介意與不同國的人拍拖結婚。而我卻在問卷中表示國籍會是我的考慮

小時候,我很羨慕混血兒,也會想成為混血兒。中外的混血兒都很美。混血兒是特別的,吃香的。誰知混血兒覺的自己甚麼都不是,不能界定自己屬與哪裡,又失去了一個文化背景。

正因為她們本來就不是個美國人,又沒有深厚的文化,她們來去容易。她們對搬到別的國家定居抱又期待和希望。 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她們覺得嫁個外國人,到外國定居很簡單。

文化在維一個國家實在十分重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