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3, 2012

白老鼠實戰錄(二):通識的爭論

近日,考評局向學校派發通識練習卷。文憑試必修通識科終於揭開神秘面紗。事隔一週,通識卷仍然成為最城熱話。然而,大家對通識科究竟有多大認識?

大家看過通識練習卷後,第一個關注點就是唐司長的「車毀人亡」論。其實,資料中並沒有出現這字句。傳媒找來議員,政壇人物試答練習卷,評級不高,然後大造文章,意義何在?文憑試的學生修讀通識科近三年,議員名人卻從未上課,議員成績好與壞與文憑試學生有何關係?

接著,議員名人們評論通識卷,大部份的評論都是基於他們對科目不了解。若說通識不讓人發表自己意見,反過來看即作答者只從單方面發表意見,未有考慮其他單位的好壞,思考不週,分數自然不理想。

若說「多大部份同意」是導引性問法,難道應問「多大部份不同意」?這反是導引性問題吧。「多大部份同意」是通識科最基本典型的問法,若不同意說自己「小部份同意」便可。

報章載錄通識科老師分析的答法。雖然我不質疑老師的專業,但是那些都不是官方的審題和作答要求,報章大肆報導,廣大市民就就那些作答批評討論。每次我都想:現在有說那題真的要這樣答嗎?

至於那些說試卷很難、試卷有政治傾向等,究竟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是的確所受訪者表示試卷很難,還是傳媒只報導說試卷難的回應?是試卷真的有傾向還是大眾認定試卷會有傾向而用有色眼鏡閱卷?

一方面社會中充斥一種「反通識」的氣氛,但我卻後電台節目聽到對通識說得條條有理的應考生,在面試遇上一大夥因接觸通識而引起對社會科學、法律、政治充滿熱誠的學生。社會有沒有嘗試了解學生修讀通識後的得著?

既然新一輩的要修讀通識科,社會有否想過這種一貫批評的「反通識」的氣氛帶給學生負能量,在對此科存偏見下學習呢?

有人表示練習卷與高考通識科相似。高考通識科在此多年,如果這科有問題,何不早早提供意義,加以修改,卻到現在上萬人快要應考,大堆人正在修讀時才說出此科的問題?

最後,聽着大眾致電電台發表的意見,發現大多人還對此科存有誤解。政府應向大眾大加解釋介紹此科,讓他們明白他們的下一代究竟在學習甚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