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2, 2012

白老鼠實戰錄(三):白老鼠的壓力?

預考過了,對卷過了,接下來就是完全閉關備戰時期。

白老鼠總會受到較多關注。在媒體報導下,即使你身邊的路人甲沒有認識一位晚輩為應考生,也會因你說的一句:「我中六。」,然後瞪大眼:「喔!新制喔!」。

我與路人甲乙丙丁...的閒聊也是由此開場白帶起。

最常遇到的對話如此:

「最近怎麼樣?」
「喔,沒甚麼,都是每天一兩個小測、測驗,睡得有點晚,現在有點累...」
「哇!轉制都挺大壓力的!
「哈哈,可能是吧。」
「其實轉甚麼制!好好的又換這些又那些...」

就是這段對白一次又一次在提醒我:「我有很大壓力。」其實我並不希望別人從我的說話只理解到我有壓力。在這些人跟我說前,我亦不為意我有壓力。或是說,我沒有刻意把這個生活狀況命名為「壓力」。

我問自己,文憑試考生究竟面對甚麼壓力呢?是「未知」吧。沒有前車可鑒,資源又缺乏,只好各自摸索。一日未應考,都不能證實坊間各種秘笈是否可取。我常想笑那些出版商,吹虛自己的練習是五星必備、 奪星手冊,但大家都未曾考過,你又知道文憑試要求的真的是你提供的?出版商看準大家對「未知」的迷惘,令我們雖然已有多本類似的練習,多得做不完,也會買下它的。 我也是買了很多本練習的其中一位。早陣子社會關注教科書價錢,單計教科書實在不準確。買練習的消費已令我成為各大書店的會員。

在預考前,我不大認同「壓力」之說。預考期間,我一度想在考場高呼:「我有壓力!」預考的確出現了很多大家也沒有預備的題式、要求、內容。預考卷與模擬試卷的分 歧,令應考生迷惘感陪增。

儘管 我承認壓力的存在,但是不等如我應同不轉制。路人甲乙丙丁讓我每每腦海中有一問:「假如沒有轉制?」時日過去,社會世界轉變,當所有東西都變了,難道學制就能在冰山中永久冰封,一成不變嗎?

學制總有一天要變的。分別在哪一屆是白老鼠。我有幸成為白老鼠。有天計程車司機主動跟我聊新學制...(又一位路人甲乙丙丁),他最後跟我說了句:「有一天,你會為作為新學制的第一屆感到難忘。」我希望是吧。既然我都是白老鼠了,我明白應刻享受一下(雖然有難度)。

我喜歡接受挑戰而我視此為一項挑戰。我欣然接受此挑戰,但理想是能享受它。既然「壓力」緣自「未知」,為何起初不能讓一切清晰點:說清楚要求、考慮清楚程度,安排妥當時間,讓現在一眾白老鼠都能享受挑戰呢?

現今的未知使「壓力」與文憑試完全掛鉤。太遲了。

2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沒有特別與朋友討論或分享過我這壓力論,
      但我忍忍記得分別有不同朋友後來都有向我訴苦....
      甚麼甚麼親朋戚友不停問...(然後壓力 猶然而生)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