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8, 2013

踏出女兒國

星期六上午查看郵箱,收到一顆巧克力,加一張可愛紙條寫着「情人節快樂」。既驚喜又感奇怪,對喔,情人節... 都星期六了,我才查郵箱收星期四情人節的禮物。情人節對於我從來都不是一回事,我的字典上仍尚未加上「情人節」一辭。這就是十二年女校教育的後果。

在選大學的時候,我只有兩個明確的準則:不再讀女校、不再讀天主教學校。雖然我決意不再讀女校和天主教學校,但我於讀大學的這半年一直思索一問題:「若我可重選,我會否再讀全女子中小學 、天主教學校呢?」

天主教學校與否的問題,咱改天再討論。先談談讀女校。若可再選是一回事,但現實中我已讀了十二年全女子中小學,另加三年全校只有三位男生的幼稚園,我猜我這生對女人都夠了。女子大學?不好了吧。在選大學時,我爸向我介紹一間美國很有名的女子大學,我史前最果斷的一口說不。即使我喜歡和女生相處,再讀女子大學就是女兒國的永久市民了。

來到美國讀大學,除了語言環境不同,最大的改變就是生活圈子有了男生。此女兒國子民出國大開眼界,學會了很多,明白到有些事不用勉強、不用硬爭、不用強求。同時,又不知母校教出一群獨立事業型女性是好與壞。「獨立」兩字自小刻入我們心,我們很自豪自己獨立自理的能力,對「港女」、「公主」為之側目。可是,成為了小女強人又幹麻呢?

自小學校教育我們成為獨立小女強人,作為學生深感認同,每天默默努力成為一員。離開了學校才慢慢咀嚼成為獨立小女強人的價值。女校就是這樣,女校與男校合作,作為女校的學生滿有決心要把事情做好,甚至比男校更好,從而證明女生的能力。離開了女校才發現有些事情都是男生比較能幹,不再太着緊擔心,靜靜的坐在一旁欣賞就好了。

從前是女兒國,所以沒有性別角色的一事。作為班中較高的、家中的獨生女,攀山涉水釘壁佈搬行李打蟑螂的任務都在我身上。當我踏出國,如常的準備擔水抬箱殺蟲時,總會有男生跑出來爭着做,流着女兒國血的我很自然會再爭,但漸漸發現有些事 情不用爭,他們跑得比我快,永遠都會比我快到達任務面前。我對於這一切都很陌生,每天學着適應它。

讀女校太久的問題就是社交圈子失衡。回到香港,我依舊只有數不盡清一色的女性朋友。我依然享受和回味讀女校的時光,至少現在不會再除處更衣,聊天話題上又明顯少了有關女性週期,亦很少會無原故一群女生穿得美美的但求過癮。 從前的世界只有強與弱,沒有男與女,現在卻有男領袖、女領袖之分。每當大會介紹活動領袖,全都是男生時,我都會很敏感,心想,從前這些崗位都是我當了。

女生讀女校的好處是有多點機會。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為能者所能,有志者就會義務或被推薦任 各式領袖職務。 踏出了回頭看才較懂得欣賞,感謝母校給我的訓練,讓我做過各式樣的小領袖大領袖。假如我當初讀男女校會怎樣呢?

回到那個思索了半年的問題:「男女校?女校?」...倒不如男校吧。哈哈,開玩笑了。況且那些心理學甚麼甚麼測試都說我是「大男生型」,可能此問題最完美的答案不是左與右而是北,讀男校才是我最佳選擇。我實在慶幸自己於女校長大,感覺成長中少一件事情去管去煩惱。整個學校都是一體,都是自己或姐妹們的樂園,沒甚麼男的女的。又或因我於女校長大,所以對男女有清晰的界線,真正於男女校長大的人依然感覺學校是一體的。

一切都是蛋生雞或雞生蛋的問題。中學期間於鮮有的聯校活動跟男生聊兩句我已想把自己埋頭撞牆去,心想我真不知如何跟男生交談,幸好自己讀女校,不用每天面對這些事。然而,這亦可能因為我長期社交圈子性別失衡,才遇上交際瓶頸,老早讀男女校就不會這樣呀。

前陣子朋友問我是否由香港飛到美國升學的整體轉變太大了,已蓋過女校至男女校的轉變。我回道:「是。」(朋友,你真懂我。)她的一話喚醒了我,半年來我主要在適應與美國同學相處,而非與男同學相處。適應期進展良好,但同樣,我猜我是適應了與美國同學相處,而非與男同學。假如回到香港拋出一群男生在我眼前,我猜我還是會重回那交際瓶頸。 問題仍未解決。

女校生畢業到海外升學,回到香港就只有中學認識的那群女生朋友,即於香港永遠只有女性朋友。想到這點就感奇怪了,中小學時身邊只有女生並無問題,但畢業後踏出社會,身邊都只有女性朋友?偏偏社會上不是只有女生,伴着一個純女性的圈子繼續踏走社會感覺視野局限了,變得狹窄。

讀者可能要反對了,因為畢業後會工作,於工作會接觸到其他人,圈子會漸漸擴闊,又怎會永遠黏著中學的老友呢?工作夥伴有別於交心知己。再者,我頗肯定即使到工作我都是很容易的與女生聊上天... 哈哈哈,女兒國之間的萬有引力非凡。

聽起來很嚴重,事實上也當真挺嚴重... 沒有啦,我尚是一個正常女生。讀女校已成過去,我為讀女校而感自豪。社會上有男有女,於女校有非反映現實的經歷。除了它又怎可能與一大 群女生喧鬧嬉戲呢?再說,離開了那年紀都不想只與女生渡日吧。若要選,中小學是個好時間。過去就是過去,但將來若我有個女兒,我會認真考慮讓她讀女校還是男女校,像我這樣社交圈子失衡亦真不見得是件好事。

回應中學常有的辯論討論題目:「中學生應否談戀愛」,筆者提議不如先問:「中學生有多可能能夠談戀愛」。若非刻意拋開一切出外認識男生,基本的應付學業,及投放時間於一項校內課外活動,中學每天的二十四小時就已被耗掉,亦沒時間從女兒國外訪。

整體來說,踏出女兒國是個有趣的經歷。生活中多了很多事情觀察,感覺像個小孩四處張望,試着了解世界。我仍每天在觀察 ,在認識這新奇的世界。




--------------------------------------------------------------------------------------------

這篇文章非常長。最近正修英文寫作課,對寫議論文很敏感,但寫了太多議論文,實在無意在此再寫篇清晰強硬的議論文,此文情感感想大於一切。若讀者於閱讀此文迷失了 ,不知「究竟作者對女校想怎樣?」... 抱歉,作者都不知道,依舊持開放態度。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