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 2013

路上過客

過客」── 小五我爸教會我的一件事。沒想到,八年後,這兩字反覆浮現於我腦海。

道理是教人一輩子的。那時「過客」只有她,長大後發現誰人都可以是過客,誰人都可能成為你最後的交心知己。每天與百人擦身而過,誰能料到明天她成為你的良朋,而他悄悄在你的圈子溜走?

以理性思考,邏輯主導決定,愛安排愛計劃的我,小時候每逢遇到 我認為工作模式不太實際、欠效率的(成年)人,我都會很心煩,很不明白為何世上有那些人。對長 輩與同輩有兩把尺,對同輩我多能諒解,大家都在學習中,但對於長輩,我抱有頗高期望。既然十歲的我懂得有規劃地處理此事,何以比我多數十載人生經驗的成年人未能吸取人身經驗妥善安排事情?不明白為何無能的人能獲得社會地位;不明白為何眾人都聽從欠規劃的人,視非最佳能者為領袖。因此,小五時,我對於一位長輩的處事輩式很沮喪,多次於晚飯與父母分享我的無奈、無助。我實在看不順眼,幾次於晚餐講得氣哭。...那就是小時候的我,往往因為我看不明白世事、看不順眼人事,受不了不公義而哭。

在那個哭慘了的晚上,我爸淡淡然地說道:「你要明白,那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位過客。」

翌日,及往後的日子聽她 辦事,我也默默的提醒自己──「只是一位過客而已。」(從觀察她吸取經驗,將來讓我做得更好) 那只是一年,再過一年我便會畢業,而回望小學只是人生的一部份,小五只是其中的一小段,而與她共事不過是人生中的一粒米。

十二歲的我想我領略了「過客」的意思,亦感謝爸教會我這概念。離開了小學,我很高興以為從此與過客永別。十二歲的我當時並不知道原來「過客」於人生中不只會有一位。由始至終伴你走過整段人生的只有自己。父母伴你走過大前段;「終身伴侶」也不過是中後段才加入。每天每分每刻踏進你人生的都並非真正屬於你的。因為只有你屬於你的人生,所以你應該掌控自己的人生。無謂為那些誤踏進你人生的人心煩,怎樣讓你對你的人生感滿意你最清楚。

我也學會不再為那些非我所能掌控的事感沮喪不快。因為當你在努力掌握自己的人生時,別人亦同時努力為自己人生畫出美麗彩虹。交叉點過了,大家各自上路。過客或會再遇,遇上但願能並肩多行,但無須時刻計算再遇之期。

「過客」一辭沒太多於我中學生涯出現。我很幸運遇上質素 良好的老師 (質素一詞是空況的,但總之我很喜歡我的老師),朋友圈子固定。朋友、好朋友全都三年交往起計,全都是我人生的一部份。而學校裡的其它學生、老師,由始至終都是陌路人,大家道路從未有交叉點,既未曾過路,亦未成為客。

「交友」是個陌生的概念。既舊亦新。入大學前最緊張的是──「究竟如何交友?」的確上一次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建立社交圈子須要追溯至小一。對,小一。直資學生過着一氣 呵成一條龍生活,踏出氣球後發現社會富有動態,自己一直住在一個靜態而安穩的氣球內。

那「如何交友?」在一個風氣友好、互助互愛的校園交友彷彿並不困難。由踏入校園的那一刻便有師兄姐問候你,提點你如何快捷地穿梭校園,並頓時彷彿所有人都能成為你的朋友。坐在飯堂觀望四週,屈指一算不難曾與在坐近半的人開展過話題。自小抱着「多位朋友比多個敵人好」的態度,踏入這個全新圈子,依舊保持友善態度。我當然希望能與每位成為朋友,當然希望與飯堂四週的人在某時某地再續話題。然而,漸漸發現總不可能與過百人成為好朋友,你總不會把生活一切新與舊與過百人分享報告,又總不能期望前天與你聊過一小時的人今天又向你報告近況。或許那些都是過客,大家人生中遇上交叉點,彼此作客,禮尚往來。這天問候關心你的不代表甚麼。那天跟你遊玩聊上五六小時的亦不代表甚麼。大家都成長了,是成年人,又在個少有忌心的環境,一起問候聊天吃飯遊玩,互相打發時間。況且大家都離鄉別井求學,多鼓勵,共勉之。人生互相穿插最多而又擦出火花的最後才會成為好友。

原來大家都在大海中釣魚。大家都在發狂找尋,然後鉤上了。過後大家再跳進大海,若巧合又再鉤上。分別在女生與女生彷彿會努力讓鉤子再踫上,而男生當與女生鉤過了,彷彿 不對,便避免再讓鉤子踫上。女生與女生少有介懷發展友情,而男生與女生間則建立了距離,然後有些最終成為過客。

或許這情況是正常的,若男生與所有女生都沒距離,那男生(將來)的女朋友又怎麼想呢?所以人生路途踫上是緣份,過後成過客是事實。與男的女的成朋友是幸運的緣份,其他溜走了成過客亦尚算你我人生中交錯過,毋須介懷。人生中就是注定有數不完的過客。

於是每人都可能成為「過客」,視乎過程中抓緊了誰,又讓誰溜走了。







-----------------------------------------------------------------------------

- 我十分重視各位深交淺交的朋友。我無意讓任何一位成為我的過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