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8, 2013

自找的,額花。

腦海需要留白好讓思緒遊盪,所以版面換了。換版面此等費心思的事,很明顯是我這位仍在適應時差的人清早爬起牀整理的。

春季的天氣不如預期,沒想到回到香港依然每天下雨,究竟是否頭頂烏雲跟着我走呢?

====
那是旅行前寫的,現是旅程尾聲,明早便會飛上萬丈高空,啟航回往八五二區。

事隔兩週,腦海仍然彷彿需要多點留白,有數項事情想得太緊,眉頭都長期緊了。照照鏡子,對麻,額頭明明不太窄,偏偏每天我把它抓矮了。

中學時總覺得畢業了的學姊每位都變美,皮膚都變得超好,我那時總抱有希望,畢業後拋開港式中小教育的壓力,做位頭上有光彩皮膚光滑的醒神大學生。

離開了中學才發現想的事情比當中學生要多。(明明人越成熟,接觸社會又更多,怎會大學生的心境比中學生簡單?真不知我往日的想法是何以得來。)中學生的煩惱擔憂離不開ABC 餐,大學生的處境彷彿不能點餐,又或像美國大學飯堂一樣是自助餐,無窮的配搭,但又離不開那幾類。

想來想去又能怎樣?

想東想西思考太多煩惱寫在額頭上,額頭開花,另加一夜白髮。白髮我早於八歲便把它看淡,但這一年來的增長實在給我亮起警號。煩惱是自找的。為嗐要想這麽多東西?

這一年前都不「殘」字怎麼寫。春季期末考週每天十小時坐在圖書館,坐到放屁股開花,走路困難時我就懂了。要求是自訂的,煩惱是自找的。

我大慨對我的額頭採取棄權狀態。看思考的我很難不去想東想西。或許當我想事情時心境豁達一點,印花會退減。

又或許我該慨嘆常被誤為年長數歲,指思想成熟的我還有一點點的年輕-- 皮膚依然「青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