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6, 2013

大學裡的他與她

在忙碌於完成各科期末論文之際,回應冬季那篇《踏出女兒國》文,我這位離女兒國一年的外遊客也該寫個年末報告。

觀人是我的興趣。不過你總不會於自我介紹興趣一欄寫上——「觀人」。在香港,最清楚知道我喜歡觀人的有我媽,我跟她分享我觀察的大小事情。當她跟我談及一人,我第一句問她:「甚麼髮型?」「有沒有帶眼鏡?」... 往往我媽沒有一項問題能夠回答。在這裡,知道我喜歡觀人的有(或大蓋只有) 我同房。在我們一起住的一個月內,她就給我封上「偵探」稱號。

在這一學年裡,發現了學園裡有這種他和那類她。

一、認識所有人的他

友善的一群。他們希望認識校園裡的每一個人。最願意花時間與無緣故踫上的人聊天。他們最用心聊天。當你願意靜下來與他們好好聊天, 會有意想不到的漫長對話,談及大少奇怪無聊的事情。問題的根本是你會否想坐下來與一個無里頭踫上的他聊天?

假若女生與男生聊天是想找男友或男知己,那跟一個沒可能的對象花上小時聊無聊事情,你會麼?是時間就是金錢的問題。值得麼?

我決定乖乖坐下來跟他們聊天,其實嘛,挺過癮的。

二、鬧氣氛的她

她們在群體中傻笑、分享趣事、發表有趣的宣言。一切言行舉止都是向眾數發表。不見得她在刻意釣引男生。她們有可愛的性格,不太怕於人前展露情感。往往 特別是於男生前會更嬉皮笑臉。她們開朗於結識朋友。最終沒意見的男生們會跟隨她們行動。她們是兩性群體中的司領者。

三、眼中只有她的他

單身的他眼中只有她,隨着她出席活動。許多的等待。亦願意有許多的等待。呆等。偶爾主動出擊,邀人跳舞、出席活動。當她與其他男生交流,他的眼神變得空洞。眼中只有她的他,經常呆呆的看着她。

四、對那位眼中只有她的他沒趣的她

她苦苦嘗試跳出他的眼眶,穿插於舞場、對話保持距離、語調時而顯得沒趣、臉上沒有太多喜悅知色。然而,她與他可能形影不離。誰道她可是 只待他為兵?她喔,只差差一點點就成苦瓜乾。

五、眼中只有他的她

在他身邊,她眼睛發亮。頭永遠微微向上,只看着他。談話間的停頓,她充滿微笑,富耐性等待着他回答。他的話是金。 她望成為他所屬的她。

六、對她沒趣的他

對她沒趣的他話語知知吾吾,或經常轉向群體對話,或經常穿插話題欠連 貫。回答欠缺動力,心想被那女的纏的夠煩了吧 ... 哈哈哈

(然後我心想,女生主動跟你聊天,怎麼不稍用心聊一聊嘛... 轉過到不再見就不再見呀。)

七、永久未作行動的他

他與她經常在一起。他經常主動走到她身邊,她永遠對他有甜甜的笑容,但他與她就只是他與她,他倆仍未成為一對。他於她身邊永遠展現出一種既自在又不自在的感覺。他與她遲遲只差一步。她笑容充滿等待,何以他不勇敢說出口呢?

八、她為欣賞對象的他

於社交場合永遠會介紹她給你的他。在再熱鬧的場面都不會遺留了她,與她聊天,坐在她旁邊。她未為他的,介紹雖稱「我的朋友」,但他心中顯然在意她,頗恩賞她。她是他非常酷的朋友。誰知他是否想那位非常酷的她成他女友?

九、對插話的他沒趣的她

於她與某人對話當中,他插話進來。她對他沒趣,不願費時,她視線轉移,四出張望,不多答話。

十、主動出擊的她

主動與男生交流。選擇性交流,與他聊得喜上眉梢,轉到與別的不發一語。

十一、大家姐她與眼中只有她的他

然後有些她與他成為一對,她走路台抬高向前張望,他走路只是看着她。她愁眉苦臉的那天,那倆頭上都有頂烏雲。她心花怒放那天,他依舊看着她。

十二、大男人與眼中只有他的小女人

她跟着他。當他與兄弟們大談偉論,她默默的站在他身旁。她的表情長時間平淡,但永遠會在他身旁。直到他看着她說話,她才會輕笑。

十三、肩並肩的他與她

他與她一起走上平行軌道,他倆的對話或比各自與別人交談顯得平靜認真。認真的約見面時間,自然的一同與你聊天。旁人或看不出他與她之間的甚麼,他倆自有感受。往往最難讓人察覺走在一起。


十四、初成家立室類教授

初成家立室,子女幾歲大的年輕教授,口中只有子女,話題離不開兒女經。你跟他說農莊,他回道有聽過那農莊 (當你心想:荒山野嶺農的莊都知道,知識真廣博),然後他解釋是從女兒的故事書中看到。...喔。(一大慨歎,有家庭就是如此。) 你跟她談及選科問題,她跟你說人生要及早多計劃,善用時間,早點賺錢,過後可以多點時間養兒育女。(大一就要為組織家庭計劃喔...) 你跟她討論學習語言,她以她女兒嬰兒時掌握疊字為例。

子女的事情比博士學位的知識佔據腦海更大,一大概歎父母的偉大。

十五、成熟婚姻的紳士型男教授

他們是我人生中聽到最多次談及他們老婆的男人。 次數是不能想象更多的多。不盡的盛讚。開口第一句是說妻子是最極品最美好最聰明的女人,最後一句是分享他妻子提醒他的事情。她提醒他試卷不要弄那麼長;那位她又提醒那位他要提醒學生怎麼怎麼樣...每次都讓我深深感受到他們作出了完美選擇,娶了最理想的妻子。讓我概嘆妻子影響丈夫的力量,又好奇那些妻子知否她們離不開丈夫的話題嘴邊呢?




十五類,今夜就此告一段落。大學裡當然還有許多別的他與她,各種結交她的她... 有些不能入類,有些數之不盡

那些他與她都是類別。他不只有他,她不只有她。他們與她們。觀人的樂趣是總括各類行為現象。今寫此文,離開此文我鮮有興趣討論個別人的私事。

有天忽發奇想,可能最後我不會當專欄作家,改當愛情小說作家,把那些她與他夢過夠、寫過夠。小時候常想,怎麼市場上有如此多愛情小說作家?他們哪裡有這麼多想法?寫個故事,做一個夢。夢可有很多,現實只有一個。大家跑去當愛情小說作家。結果,原來大家都是做夢者。







歸空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