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5, 2013

社會大學裡的教授

求學是一輩子的。有些人不支持大學生趕着放假跑出來打工,有些人認為放假就是放假。而我呢雖然與大學現相隔一太平洋,時差又有十二小時,發現即使跑了這麼遠,我還在大學裡,在這「社會大學」裡吸收養份。在這一週的第三天,下班回家的途中突然慨歎,原來我還在學校裡,沒有離開過。

這一週跟五個業務跑了三天,見盡各種真性情、處事風格、待人態度。有些讓我很感動,想起會有成就感;有些讓我覺得人不管到了甚麼年紀都有可愛一面;有些讓我慨歎在一個工作環境裡久了,被社會的洗禮後,年青時的滿腔熱枕也會被麻目。不管是小學、中學還是大學,環境圈子遠比現實社會簡單。雖然實習了只有五天,所有東西都只有看沒有動手做,但是光看已經給我深深的刻畫社會的影像在腦海裡。或許那只是預告片,真正的還沒上映,但預告片很重要,看了預告片會決定要不要看,或是怎樣看,要到電影院看,或是等飛機播映,還是遲一點租光碟看。

或許我最後不會當業務,或許我不會涉獵醫療業,但這一週的經驗助我思考到未來。人踏入社會打工還是尋尋覓覓,畢業學位往往跟最後走最遠的那份工作沒有關系,工作跟轉工作都還是了解自已的過程。這一週的體驗會縮短我於大海中浪盪的日子。

這一次是我第一次真正了解業務的工作。我這三天都很佩服他們。有些事情要默默的忍受,有些要準備有條,有些要及時應變。業務的英文「salesmen」可能今天有被過於濫用得有時候帶有不屑的語意。銷售員彷佛跟「硬銷」、街上的推廣員、電話廣告推銷聯在一次。這些聯繫都對業務不太尊重。這三天有讓人感受到當業務的挑戰性。這種業務要求對品有學術上一定程度認知。那些科學可能不是業務的本行,但一位好的業務對品背後的科學原理的認知可能比一位讀醫書無數的醫師好。

這一週也有讓我找尋到自己。來台灣前一直懷著複雜的心情。還未選主修科的我,於經濟課的第一天就知道想要主修那科,但最近經歷考驗期,對這個決定有疑惑。可是這星期發生的事,我跟同事聊天發問的問題,遇到事情我腦海的想法,這些的種種再次驗證我還是留着經濟學的血。發問思考等都來的很自然,但過後就想想就發現到處到是經濟學的影子。想起來跟我在大學跟教授聊的上小時東西其實有相似,環境不同了,問題的背景改了,但這些交流還是讓我學到了經濟學,所以原來大家都是社會大學的教授。

經濟學不是萬能的。這一週有讓我看到經濟學的不足。這個體驗會扶助我未來思考問題考慮經濟以外要照顧的東西。

兜轉轉魚兒還在知識的大海裡游泳,一直都在,沒有離開過,這所社會大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