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8, 2013

隨夢想飛行,還是讓它遠飛?

「那是我兒時夢想...」

.
.
.

又怎樣?

從少的教育彷佛夢想非常重要。每週問,每月問,每年問:「你長大想要當甚麼?」理想職業?把問題一反,我只知道我長大後不想當甚麼。我小時候覺得護士是白衣天使,制服很美,但跟媽媽的護士朋友一聊知道工作時間不定時,週日不一定放假就不想當了。...小時候嘛。

我對生物、對人體的各種都很有興趣,每次看病也跟醫生聊很多,但時幾過幾次大病後,對診所醫院環境有了陰影,我常常凝視着診所的冷氣出風位,感覺空氣中可能佈滿世菌,然後非常不安。我知道,我不能當醫生。醫學智識還是看病時跟醫生請教好了...

媽於中環最繁忙地段工作,從小我就認為於中環上班很酷。踏着 高跟鞋、穿着西裙於那奪命長斜出沒。常說我小時候沒有理想職業,好啦,其實我可以勇敢乾脆承認我小時候夢想是當個「女強人」。這一點我好像沒有跟人說過。哪有一種職業是「女強人」?女強人可以於許多方面達成,女強人亦可以強於不同方面。強在哪裡?怎樣強?逞強?強硬? ...小強?哈。

所以那不算是職業。

初中有一次中文個人演講的題目是「理想職業」,我被這題目考倒了。我就是沒有理想職業呀,人生尋尋覓覓,許多工作都有利有弊,職場又競爭激烈,我哪來知道我的理想職業?我心裡想說:「哪一份工作於中環出沒?」(哈哈哈,多膚淺)

最後那一次我說了想當一位「行政人員」,一分鐘短講表現很爛,因為我實在沒甚麼內容可支持。漁夫農夫消防員警察老師醫生護士都不想當了,我只知道我應該比較適合於辦公室工作而已,現實就是那麼的現實。老師評語說我的演講欠缺表達工作對社會的貢獻。後來,我想到其實我大可以說我想當一位醫生,濟世行醫,為人民服務,對社會貢獻,一定滿分。只怪我是一位忠於自己的笨小孩,醫院空氣就是讓我不安,準備演講的那一刻就是從來沒有想過衊造一個不代表我的理想,不代表我的職業。

其實夢想又能代表甚麼?夢想是兒時的,到長大後要 去實現夢想的時候,好像今天已不是昨天,兒時以為將來是這樣,但長大的路途兜兜轉轉,多樣事情注入生命中,今天的你,到底還要否給昨日的你一機會?用今天去實現昨天的夢?

中一初進中學時,我就視學生會及頭女為偶像。我希望踏上那競選舞台,加入學生會,為學生學校服務。中學課業續漸煩重,同時我又到了參選的年紀了。時間上,就我已參加的課外活動及我的溫習生活模式考量我是應該沒有時間當學生會的,不過我那時候還是認為應該給自己一機會,若當上了,以我分配時間的能力,我會改變我的生活模式去配合學生會的工作量。在準備競選時與校外長輩聊到參與學生會的態度和想法等,我漸漸感受到一份無奈,彷彿我心中那團火是無法從學校學生會中達成的。到準備講稿道具刊物那幾天,我於中學生涯中鮮有及連續的凌晨睡覺。(對,我中學過十一點半睡的晚上屈指可數。) 那幾天,我心裡暗歎,當了會是我想要的生活嗎?最後我還是努力做好每部份。心想,那是一個初踏中學的夢想,應該給自己一機會。數夜的晚睡換來美好的回憶,想起也會是甜。一切發展不錯,過關斬障還進了頭女面試的最後一關。一切來得很快也走得很快。那一刻以為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了,過了原來甚麼都不是,一無所有。面對重重面試的前後心裡其實非常覆雜,若得此大銜,魚兒就只能游在魚池裡。最後一切不由得我擔心,頭女是沒當上,學生會亦沒選上。回家的那天是一份空虛感,與那些年的夢想就這樣擦身而過。要達成那夢想,人生就只有那一次機會,既不再會讀中學,亦不再會有中學學生會。那一天,我明白生命中就是有些夢想永遠不會實現。時機錯過了。那一剎沒成事就是沒了。

現在想起中學生涯也會想到那一件沒實現到的事——沒當上學生會。心中一聲歎氣,但是事情發生就是如此。那年那天可能我推銷自己不足、可能我人緣不夠好、可能我答題未如理想、可能語言能力有待改善,一方面自問當天有努力盡事盡美,另一面心知當時自己內心萬分糾結,反正當天自己都不是堅決肯定的懷著一鼓作氣,沒成事就是沒成事。沒選上讓內心永遠留有空洞,但是就是由沒選上的那天起建設了今天的我。今天我敢於與人溝通,表達團體社會訴求的態度,開放學習接觸新事物,看破許多害世俗名利的半歸隱心境,甚至像現在寫此等長篇大論網誌等等,這一切一切都是我最近三年努力建設自己不經覺建立的。最後我闖到美國、到台灣,開拓自己的世界,不離開不知道,今天的我原來已走到很遠。回望這三年過得很精采,修煉了許多,生活有可能比當天若當上學生會適合我,較開心。

那個曾經的夢想沒實現到是永遠的事實。

夢想是沒有幾個,但實現了的夢想亦真的沒有幾個...

上大學前,我對選主修沒概念,要往哪方向走也沒概念,我只知道上大學我想唱a cappella。入大學的唯一一件事... 哈哈哈。目標明確,於活動展就一口氣登記了各無伴奏團隊的試音面試。翌日星期六,我由早上到晚一共試了六次。最後得到一個覆試機會,不過競爭激烈,我還是沒被選中任何一隊。試音就只有每年一次,電子郵箱一封一封的「感謝函」代表我的唯一大學夢想又落空了。又一次一種落空的心情,我又與夢想擦身而過。自問自己有盡力表現自己最佳一面,但當時沒有找到一首很理想的試音歌曲,發聲或與美聲技巧不搭,沒選上就是沒選上了。

沒選上的我,於這一年卻嘗試了很多我沒有預期過的音樂活動,主唱崇拜樂隊、自彈自唱、學習爵士音樂、修讀聲樂、與不同人夾音樂、接觸結他、唱合唱團,這一年我的音樂世界多姿多采,一切由沒選上無伴奏合唱團開始。春季有一次我看到校園廣告,有一組別舉辦春季試音,那時的我課外活動已排得密密麻麻,唱歌跳舞的生活已經快到達飽和狀態,「現在的我還如同當初有時間去排練無伴奏合唱嗎?」但我想了想,畢竟那是我入大學前中學一直在想的夢想,我還是報名試音。那一次又沒有選上...

沒選上或許沒有損失,我不用捨棄現時參與的活動去負出給一團隊,但是這還是我當初的夢想。夢想歸夢想,現實是我於跟夢想的分叉口踏上了別的路途。

我要不回頭折返?

最近,我在考慮選主修科的問題,現時的我有近八成肯定選經濟為主修科,但同時基於我續漸參與許多音樂有關的學術活動,我考慮同時主修音樂,變相雙主修。畢竟我從小都很喜歡音樂,跟人說你愛音樂永遠也不代表甚麼,我從小都想給它一個名份。究竟要不要?我每天都在思考。究竟對於這個,我是已經在分叉路口後,還是我還能與夢想飛行呢?

究竟

還要給夢想多少次機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