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 2013

十八

有種自chur,趕稿的感覺。剛發一篇,點激率都沒到多高,我又動筆了。搞甚麼呢?明明又不是在報社工作,過着自由的生活。或是我知道快要離開台北了,想為我的《夏踱台北》系列趕快多加幾頁。

八月女的我快要生日了,每逢到了八月我都心情良好,親切的感覺讓人身心暢快。再過沒多少天,我的十八歲時光將被翻頁。十八以前,自小就認為十八歲是個很特別的年紀。十八是成人,十八會換身份證、十八可以考車牌、十八可以買酒 (雖然美國不是)、十八進大學... 十八代表着踏上人身另一個里程。

十八歲的當天感覺不過又是一個生日。十八生日翌日起牀感覺還不就是一樣。我仍是那個正在享受暑假的女生。生日前一天跟生日後一天。十七歲跟十八歲,有差嗎?

最後,經歷了十八歲的十一個半月,沒想到當十八歲跟十七歲的最大分別是突然間全世界都對你的感情世界非常有興趣

十八是十八了,但我仍沒考車牌、酒也沒多喝、身份證也是過了快半年才回香港辦理、大學是進了但大學不一定十八歲才進,以為跟十八有關的我都怎麼跟們拉上關系,偏偏是我從沒想過跟十八有關的就所有人都關心。

中學同學 (這個是必言的),上至最好姊妹下至小師妹... 這個也尚可明白;還有親戚嬸嬸姨姨之類... 口中一句:「(美國) 那邊多人拍拖嗎?」[這條問題實在難回答] ,這一題得好好回答,因我大概知道下一題要問我甚麼;當然還少不了有父母的關心...

除了這些有關系人士,連賣泳衣的阿姨、賣耳環的姐姐、賣這個那個跟我聊上沒十分鐘的售貨員、公司同事阿姨、長輩朋友、校外導師... 都想關心我有沒有男朋友。問法越見高超。導向性問題:「那你男朋友...」哇塞,這招是迫你進牆死角。「心儀對象?」「友好男性朋友?」甚麼字眼都被問上了。「我不信。」(這招是套真言。) 不被他們多問上幾句,我都忘了我應該認真尋覓個男朋友。

明明十七歲跟十八歲沒差幾個月,中學生還辯論「中學生應否談變愛」,中學生拍拖成全城熱話,同學八卦你,長輩擔心你;不再是中學生的幾個月就被所有人追問你有沒有伴。其實於舊學制,十八歲還在唸中七,還是中學生呢。

十八歲就是那個尷尬的年齡,自己在地鐵車箱偷眇中學生校服帥哥就覺得作為大學生姐姐的我,這樣眇有點罪惡感;在校外社會的世界又被討論很年輕。前天被叫「姐姐」、昨天被叫「阿姨」、今天被叫「妹妹」... 所以是? 說甚麼都好,總之我是十八歲要升大二的女生。

十八歲生日時許了個願,亦算是個十八歲的非學業目標。 目標算是有達到啦,這一年我了解自己可多,成長了許多。友好、心儀、對象、男友都不能比白紙更白。只能說我今年每認識一位男生都認我認識自己更多。

十八歲是一個初熟的成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