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4, 2014

銀魚水中OS #2:快樂,母親節?

數天前發現-原來我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兩文三語的背景對我有何影響。

上週五我與我的小四輔導生一齊準備母親節禮物,華裔的她希望於卡上以中文寫上「母親節快樂」,我則身負重任教她寫中文助她達成大計。

於是,我於白紙寫上「母親節快樂」,並跟她解釋每個字的意思 -mother's day -happy,整句看就是 happy mother's day。然後提議她可以整句「母親節快樂」或分爲兩行「母親節」-「快樂」寫,問她喜歡哪一個。她非常困惑,再三堅持說 :「No. Can we write Happy Mother's Day?」我只好跟她解釋中文跟英文的句子結構有別,沒有人說 「快樂母親節」的,字面翻譯雖然次序顛倒,但語言本來各要規則,中文只有這樣寫才合理。

一位充滿自信的小孩。她的回應實在令我意外。我好像從來沒有對兩者結構上的差異產生過疑問,或許我從小是個較安靜的小孩,較小發問,但我確實從未因此差異而煩惱。翻譯時可能較為麻煩,但我從未質疑過語言本身的結構規則。

猜這已是我生活一部份。生於兩文三語的背景,我和可能大部份讀者們在每天選擇使用中文或英文時都潛意識地把思想套入語言的結構公式,有誰了解關心過我們勞碌的腦袋?有時候,我覺得快要精神分裂,一部份腦袋正在迴盪著英文的想法,一部份的我以廣東話和應,現在呢,我以拼音打字。思想究竟是否寄居於語言內?那我現在是多棲動物麼?有時候我覺得我的內心世界經已消失,究竟哪一把才是我內心最真摯的聲音?

又有誰知道?

現在每天在講英文的我有感我的中文內心世界已經石沉大海,或許這是為何我面對許多事情都沒有太多情感, 又或許這是兩文三語的好處,可以扔下一個我,投入另一個我,再過幾個月又可以撈起那個被遺忘的我。

八月吧,我會再撈起那個沉蘊於水底的內心世界。

3 comments:

  1. 這可能是某意義上的負擔,但細想,地球上像香港這樣同時教好中文和英文的城市又還有多少呢。。。我們還是幸運的學生,哈哈。。。。【八月吧,我會再撈起那個沉蘊於水底的內心世界。】是暗示暑假會有好文推出?期待中,加油!

    ReplyDelete
    Replies
    1. 同學,我剛剛寫了新的長文,有空看看!暑假快樂!

      Delete
    2. 同學,我一更新文章又想起你了,其實你可以歡迎在我網誌右方按下 follow!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