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6, 2014

銀魚水中OS #3:有其母必有其女

大二春季 reading days, 在大家鑿壁懸梁苦讀期末考之際,我...於房裡一邊爽快地把一頁頁筆記撕下扔到廢紙箱(對啦,知識存進腦袋,筆記再沒有存留價值... 哈哈哈),一邊於媽視訊。媽永遠是最可靠的傾訴對象,香港時間早上八九時,怎麼樣的朋友都可能還在睡,就只有媽一定早已起床。

媽很輕奮着緊的跟我分享:「我覺得不合理,怎麼可能做...時才這樣呢...」

我仰天大笑,中斷我媽精彩的分享道:「媽,你有發現嗎?只有我倆才會以分析事情的合理情度為聊天或聊八卦的中心...媽,這一點我很明顯是像你。上次才跟你說覺得朋友們沒有興趣聊或聽我的『八卦』,原來是因為我像你!!!」

媽可愛地笑着回道:「你現在才知道?你的觀察能力是我培訓出來的。所以你上次跟我分享時,我非常明白你。」 

........


唉,就這樣我媽就培育了一位跟她一樣喜歡以邏輯分析生活中大小事情的女兒。

十九年來的家教造成我今天的腦袋思維。因此,成品一切問題應向製造商反映... 你女兒性格那麼認真真多虧你多年來分享大小事,訓練她整天邏輯思考。後果是你要聆聽女兒的種種分析型八卦。互利互惠的條件是你女兒同樣願意聽你的分析。

不離家不發現自己作為「父母塑造的女兒」有何獨特。

記得大一我很輕奮的向朋友分享我觀察到的事,她自此笑說我是位「偵探」。當下我心想: 講得我好像職業性的喜歡觀察人,有那麼誇張嗎?

又有時候我跟朋友分享我觀察到不合邏輯的事,朋友反應冷淡,彷佛顯得我過份執着做事原則。

或是跟人分享我的分析,有些一的臨場反應永遠也是質疑你分享的觀點。跟這種人分享同樣沒趣。

所以媽永遠是最理想的傾訴對象。永遠跟媽聊也可以分享最詳盡分析版本。除了向製造商報告又能與誰訴說呢?哈哈哈...

所以當天我才會想了想撥號給我媽:「我很想很想聊八卦,但我猜這種八卦應該只有你有興趣聽......」


最後仍要感謝各位聽我精簡版分享的朋友。某情度上,我們能成位朋友也是因為你們有那份耐性願意聆聽我分享這些事。有時候我心想:Who cares? 觀察分析一堆事情,分享了又怎樣?—— 不過你要明白,當一人分析到一些事,實在會滿腔熱忱想要分享。像學者研究有發現,一定想要盡快發表論文。

這點我媽很理解,因為她剛剛才跟我分享她觀察分析的事分享了快一小時...

有其母必有其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