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7, 2014

二十歲國度之——愛情觀:「問世間情是何物?」

「問世間情是何物?」

靈感一到,我決定爬起牀,拿出電腦,認真寫一番。我知道,若我不把靈感寫下,我又會失眠了。寧願痛痛快快了斷,然後呼呼大睡到天亮。

其實靈感一到,要寫數千字實在容易,靈感中空呢就慘了,像我寫經濟學的論文,苦待讀書館八小時,像母雞捕雞蛋一樣,渴求着靈感的到臨。我總有感自己是站在列車站口的接客生,一直呆望着月台,等待下一班列車拋出一個大郵包,送我一堆寫作的論點。

其實我很想跟教授說——教授,你可知道你聰明絕頂,你隨便的一句要我批評當代經濟學理論,你可知道他們全部都是諾貝爾得主?說反對就反對?說批評就批評?人家理論細膩毫毛破綻,若一大學生也能看出他的破綻,那人也不會得諾貝爾吧。

每次我只能敲頭慨歎,教授你太聰明了。「講就容易,做就難。」你可以向每一班,每一主題提出同一個論文題目—— praise and critique - 凡事都有好與壞啦大佬,你講晒。我可被你考倒了。

好,我離題。我明白。
-----------------------------------------------
愛情這題材,筆者於此網誌——「銀說語」一直鮮有觸及,原因是我認為這不是我網誌的站腳點,我對那些一天到晚只談兩性關系的網誌專欄非常反感。喂,人生只有談情?有冇其它架你?

另外,我知道我有很多男生朋友閱讀我的文章。說到支持我的網誌,我的男生朋友比女生supportive 得多。所以我一直不太想寫這題材,我不太想他們認為我在談論他們。我一直懷疑我的女生朋友對我寫網誌有何看法。於 Facebook 看到我網誌轉載,可能心裡一句「哇,佢又寫幾千字,搞乜呀佢。」

我於兩年前便想分享這題材...

隨着有感自己的觀念越有組織,我剛剛在被窩裡想着想着想到抱腹大笑,我決字揮筆暢談。

我知道我思想奇特。心想大家會有興趣靜聽我的分享

.....我的引旨彷彿有點太長.... 嗯,看來我又會寫3000 字了... oops~

還有,致所有閱到這頁的男生朋友,你們應該不會介意吧,we are still friends, right?

-----------------------------------------------

話說「感情狀況」是人皆好奇的資訊。

一、長輩愛問——你有沒有「朋友

若你說沒有,他們會非常聰明的問——那有沒有「對象

永遠也鍥而不舍。他們心底裡的思想當然是:「唔好轉彎抹角了,你冇可能冇男朋友。」

其實「朋友」、「對象」等字眼都非常含糊,但有鑑於他們是長輩,我亦明白他們話中含意,尊敬師長,我只好乖乖回答,向他們提供想從我吸取的資訊。

二、同輩愛問我生活中有甚麼「進展

同樣,「進展」一詞亦非常含糊。我實作不明白為何大家不能直接一點。既然我視大家為朋友,理應無所不談,你如今婉轉一句問我「有何進展」,我只好暢快分享生活中大小事,於書本及課室中領會的各種新道理。

然後,他們往往也非常無奈,追問一句——「還有呢?」喂,還有甚麼?我已經把生活中的一切給你一個詳盡update,還可以有甚麼?有分享就是有進展,冇分享就自然係冇進展啦。唔係我唔想直接話你知,係你冇問清楚者。


這兩道問題,我二年前聽到實有感無比詫異,如今不經覺兩年,發現自己已非常習慣回答這兩道問題,不加思索,對答如流。凡事也是 practice makes perfect,真感謝大家經常打探消息,在大家的培訓下,我訓練有素,現在不會口啞啞。

我曾經談過...

十七歲跟十八歲的最大分別是十七歲全世界認為你年紀太少不應拍拖,應以學業為重;到十八歲全世界期望你立刻找到一位男朋友,並着緊要介紹男生給我。其實我八月生日,八月十一日與八月十二日,只差一天,同年同月,十一號我還是十七歲小女孩,十二號我可是十八歲成年人。一天之隔,驚人差異。

中學經典小組討論題目——「中學應否談戀愛」,中文英文,這題目討論到像黃瓜要爛了。吹水唔抹嘴,甚麼學業重要,時間分配,太無輕,大家都愛吹。

我曾經認為中學還不拍拖實在太遲,有些同學小學已經拍拖,人到中學當要應該拍拖,戀愛大過天,拍拖大晒。有天我於房間溫習時,我媽突然走到我的房跟我說——「阿女,你大學畢業才好拍拖」.....我眼睛一瞪,心想——唔係呀化?大學畢業?人人中學都拍拖啦,咩年代呀?...不過,我也心想若我遇到一位我喜愛的男生,才認真草擬與父母的談判計劃也未遲。年青人有骨氣的生活態度——到時先算。

後來,我媽了解到香港社會女多男少,她開始為我的將來着緊和擔心,她又走到我的房間跟我說——「阿女,其實於大學拍拖也不錯。」大閘下開啟小罅隙,水裡探頭得到一口新鮮空氣,心想——媽,你真客氣。.....我媽媽是位非常可愛的奇女子。

於是我到了大學,踏出女兒國,於茫茫人海中學習如何跟男生溝通已經喘不過氣來,你可知道,多小次我想撞頭埋牆?

男生的思想世界其實非常可愛。



於人海裡努力划腳浮到水面實在叫人心力絞碎。多少次,我有感——我累了。

有感身邊的每一位比我更着急找到我的男朋友。一天我一覺醒來發現whatsapp 有200 個短訊,一看之下原來是舊同學於社交網絡中看到我的照片,以為我有男朋友了。看到這堆轟炸式的短訊,我只好苦笑——人生路上有你這班姊妹可是難得,我一路上慶幸有你,於是努力澄清。

其實不過是一張照片。單是一張照片就以為能找到蛛絲馬跡?舞伴跟男友是兩碼子的事,男友會跳舞當然樂趣多,但男友不會跳舞我也不介意。

你地嘅聲音,我聽到。...

我累了,因為我認為要於茫茫人海中能找到一位能相處得下的男生實在太難。我總不能只站在海洋中央,等待每位男生到來,跟他們相處,做個快速面試,極速篩選。你當我是HR?HR面對公司極速澎漲也接應不下。你以為 speed-dating 當真能 speed date?你可想到這將耗掉我人生多少時間?這樣的時間我實在afford 不到。我寧願多花三小時練琴練唱歌,再呆坐圖書館苦思諾貝爾學者經濟學理論的漏洞。

每次我累了,我也搭通天地線,與我的最佳薦友 — God 求救,我經常與天父拜求:「其實 God 你於天堂能夠俯瞰世人,高處者一目了然,大家的行為舉動你最清楚,你比我更了解誰會是我perfect match。不要煩了,we make a deal,你在我眼前擲下一位男生最簡單。I trust you.」反正我學習面對便行了。

看到八卦雜誌,男星數年了來換了三位火辣名模,一看之下三位女生都掛着同一張臉,苗條勻稱身材,烈火紅唇,金黃秀髮。一看,當女生的我也要哇一聲——咁索,真係流晒口水。雖然我自問以視覺為主導,對視覺所吸收的一切資訊都十分敏感,但作為一位亞洲人,在國外人的眼界中,我真心看不出那三位名模的分別。

我在八卦的期間,多次把三位名模搞亂。我真想反問那位男星,你究竟是愛那三位的個性,還是你愛自己心中的「夢想女神」呢?其實你愛苗條勻稱身材,烈火紅唇,金黃秀髮,解決辦法非常簡單,在你的金礦抽出一小塊,訂製一個人型火辣芭比娃娃就可以了。你喜歡帶她到哪兒也可以,任君選擇,兩者毋須互相配合,簡單易辦事。

不過話說男星峰迴路轉,與其中一位女模訂婚,人家決心共諧連理,旁人亦無謂評論那麼多,只能衷心送上祝福。

其實是否總要與人談一段戀愛才了解自己想追求甚麼?

我每與一位男生相處,我也有感更了解自己。朋友可以友愛大包容,但當男女朋友永遠只有大包容實在你不累我也累。不行就不行,不能勉強,況且最後現事社會又不是一夫多妻制,你發現你跟每位都work,到頭來如何選擇,選擇困難症, 豈不是更糟糕?

然後是,其實當是與女生朋友相處,觀察女生朋友的一舉一動我也了解到自己想要追求甚麼。同樣,我能夠包容我的所有女生朋友,但問到我可想如此相處?每人也有preference,我知道自己喜歡甚麼。

問我對白馬皇子有何要求?哈,還是不要叫「白馬皇子」一詞實在噁心,一是假設對方是「皇子」實在把門檻定得太高,你可知道童話故事書中插畫家把皇子的形象塑造得何等完美,要找一位「皇子」?一輩子也找不到。二是說「白馬皇子」則自我假設自己是位公主。你哪來自信認為自己是位公主?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位公主,所以亦千萬不要說要找尋皇子了...

不過大家也愛問「擇偶條件」,這條問題實作非常難以回答。

假如我的條件只有膚淺一個——我希望找一位願意與我出席音樂活動,看concert 的人呢?


真的...只有一個。沒想到,要找個乎合這條條件的人也非常困難。

我的好姊妹從來沒有質疑過我為何要去看表演。從來只是問When? and How much? 沒有人問 why 的。

沒想到,當你找男生看表演,他們會回道一句:「Why?」

甚麼?I thought the reason was so clear. 欣賞音樂,擴闊視野,打開眼界。國際級演奏家到訪,你可以不去?世界巡回你可以不看?我自以為這一點非常清晰,但偏偏男生與女生的思考邏輯角度有別,這一點我很明白。或許正是這一點,男生跟女生相處時才會產生化學作用,那麼的有趣。

擇偶條件或許還有其它,例如不論男生女生,我非常不喜歡抽煙的人。不過我有感再把這些條件一一寫下也沒有意思。假若一張清單確實存在,那我只須列印數百張問卷,委派人替我作市場調查,回來給我一個報告,給我一張action item 清單便可。

又或是假若我當真有一張擇偶對件清單,然後我心中發現遇上一位mr. right,臨門一腳,我用清單核對,發現有數項條件沒有達到,那到時候怎麼辦?說不好意思,你膚色未乎合要求?

有時候我又思考,究竟當下的快活,還是美好的將來較為重要?假如活作當下,生活愉快,是否就應拍拖?假若你拍拖那一刻就想像到將來會如何說分手,你又會否拍拖?究竟當下的行動要否為將來負責?有時候我會想,喂,講到咁大件事,家陣講拍拖定講結婚?年青人,要拍拖咪拍拖囉,況且全世界都很緊張收到「新資訊」。所以對於這一切,我尚未有答案。

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想太多了。我一直,甚至直到今天,我也有感自己是朋友圈子中將來最有潛力當「剩女」的一個,我充滿信心自己能於生活中找到百般樂趣,樂在其中,再瘋狂工作,麻醉生命,談何容易。哈哈哈,我有一切心理準備,不過最後不要真的變為剩女啦....

男生的思想世界非常有趣,但男生的思想世界有時又令我哭笑不得。


又例如我倆相隔異地,坐飛機也要過十小時,有先生於社交網絡說他思考良久,又詢問父親意見,決定鼓起勇氣向我勇敢示愛。哇....那當是我人生第一次。我於Facebook看到後當真眼睛也突出來,回了一句 No 後,我嚇得於Facebook 潛水數天。

問題是我倆相隔那麼遠,你認為拍拖是甚麼?是網交?你經常問我何時再訪,那你認為我有可能拋開書包,從此休學,飛過來陪你嗎?

再者,兩人相處的一大部份是溝通。我倆之間明顯有語言障礙,溝通問題。英語既不是我的第一語言,自問也不甚流暢,那是第一障礙。而你呢,那段告白,我也花了近十分鐘思前想後,推敲你的含意。不單是文法不通,native speaker 也會經常有語病,問題是當句子組織連在語言學的句子結構原則下也不合理時,勉強溝通也只會產生許多不必要的誤會。語言能力不是擇偶條件,但兩者無法溝通,實在無謂浪費時間。當個朋友不好嗎?


又例如有男生很喜歡與你討論天氣。我明白大家想打開話題,但也總不能一天到晚只談論天氣吧,講一兩次就好了。再者,手機資訊豐富,我手機桌面一拉便能一次查看五個國家的天氣。你的聲音,我聽到。我也想關心你,但我把你的國家加進我的天氣app 內,你那邊有龍捲風警報,我也會有短訊提示。這些男生都十分心地慈詳,我非常欣賞他們,不過,同樣,我們可以當個好朋友。


所以,「問世間情是何物」?找個男友又談何容易?


其實,由那天決定到美國升學,我就明白在我人生,戀愛不能大過天。要是我急切追求一段戀愛,我當初便會選擇留在香港。香港人的文化生活及習慣其實非常單一化,要找個思想相同的人,容易得多。當初我選擇來到美國,就是明白人生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我所有朋友都詫異我「突然」宣布到美國升學,因為所有人大都知道我與美國的文代及風格非常不同。魚兒幾經辛苦游到美國水域,幸而尚能適應美國水溫。其它事,不能期望及要求太多,繼續保持我的生活態度~~~哈哈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