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2, 2014

二十歲國度之 — 十來歲少年學會的九件事

對有些人,生日不過只是又一天,又一年。我非常誠實坦白的承認生日對我來說是一個大日子。每逢踏進七月我便開始期待,沒誇張,我會於七月四出搜羅生日穿的衣服。可能這是一種自戀的行為,我愛自己所以愛自己的生日?自戀有何不對?我愛我活出的生命,不行嗎?今年,踏進七月,我有感自己有如觸電,突然頓一頓—— 我要20歲了。(年齡是女性的秘密,不過讀者跟着我長大,看着我考DSE,我的歲數...又何曾是秘密?)20歲了。這數字如雷貫耳。我要踏進另一個年頭了。那個陪伴了我十年的「1」字頭很快要揮揮手跟我說再見。買了新電腦,剛為了打網誌而於網上購買九方軟件,在填寫市場調查問卷時看到年齡那一欄...看到 14-20 ; 21-25 的選項,這警鐘又響一次。從小我就渴望長大成人,享受成人的自由,小時候我每天看着窗在想究竟我何時才長大?可惜長大是人生所有事情中你唯一急不來的事,一日就是一日,一年最少也有364日,說是光陰似箭,終究時間是最有信義的,一分鐘就是一分鐘,它不會像房地產於實用面績中算盡厚牆、大堂面績、公共設施,表面是文明過程與自然科學定下365天是一年,一年只能大一歲,但事實是長大須時,我們這些社會的種子就是藉這段光陰中的經歷而萌芽成長。

這個暑假初次踏進社會打工,經歷公司發展最急促的時期,兩個月的瘋狂經歷令我思考良多,數晚徹夜難眠。有天晚上我回想思考過去十年學會了甚麼,想著想著不自覺的在床上大哭了一夜,很久沒有大哭一場了,哭出來後感覺暢快。回望是痛苦的,驚覺過去十年我一直拼命往前奔,這麼一回頭,發現自己已走了那麼遠,已不見起點了。

這個十年 -

11 歲的我:

還在念小學的我,當時對一位老師的做事手法非常看不過眼,我有感她的手法既偏私又不是最有效率,未有真材實料來說服我,但偏偏是當權者,我為此非常憤怒,數天晚上放學回家後於晚飯與父母申訴,真的要破口大罵「有冇搞錯」。。。幾次更氣哭,噴涕大哭。

有一次,當我站在飯桌前講到這位老師而痛哭時,我爸從飯桌位上淡淡然的說道:「這些都是過客,人生路途上總會有許許多多位過客,無須為這些人而介懷。」

我學會了,人生有過客,道不同不相為謀,無須亦不值得用寶貴的生命為這些人費神。

12 歲的我:

小學畢業了,派發同學紀念冊,過了幾禮拜收回後看看背頁「對我的印象」- 許多同學寫「很幽默」,「但...有點惡」...我因而不快了一陣子,一直自以為幽默友善的我從沒想到自己在朋輩眼中... 有點惡。另加當時小學後期開始有group project,當時我只顧堅持自己的想法,最後承包許多責任,吃不消,有感團體工作不愉快,友情因工作而變壞,亦未有發揮團體工作的真正意義。



面對這兩件事,我作了徹底的反省。明白自己的不足,更小心善待他人,注意自己的態度,表達意見的方式要小心。 我亦反思究竟怎樣才是真正的領袖,究竟當一個領袖是否一定凡事話晒事? 我慢慢學習當一個聆聽者,從冷靜觀察中了解群組的需要。

這些年來從觀察中學習了許多。現在我在大部份人的心目中是位「大好人」,有時候甚至是太好的大好人。每次聽到這個評價,我都苦笑,這路途走的真遠。我有感善待他人是不會錯的美德,凡事友善的交流清楚談公事聊私事才能愉快地成事。我寧可讓人笑一笑,世界更美妙。




13 歲的我:

13歲時的我,踏進中學,我決定不再說粗口了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從不說粗口的, 但鮮有人知道我為何不說粗口。

有時候,當我咬字懶,發出一句粗口近似字,或視頻網路不佳,我的句子被卡住,聽成疑似粗口,我的好朋友都會瞪大眼睛,再非常興奮的大叫:「甚麼??咩話???你再講一次!!!! 」

她們有感我終於被抓包了。。哈哈哈哈

沒有,一切都是錯覺。我這些年來都沒有在講粗口了。

話說我可能比任何一個朋輩早學/講粗口。8,9歲時,我覺得粗口很新奇,我更上網搜尋,學習更多粗口,又跟朋友互相比較大家的粗口詞彙,交流交流,互相學習。

粗口學著學著,越學精心,融會貫通。同時,我媽又不時走到我房間叮囑我不要講粗口。

我有感....太。煩。了。

要謹記面對家人不講髒話,見到朋友才粗口暢談?我哪有時間顧及那麼多?
所以我決定向粗口說再見。(話說當時我學得粗口,在現今時代來看,面對粗口貶值也頂多只算是粗俗吧)

另一原因是中國三千年文化,漢字數十萬,我能引經據典,用盡古今中外例子,邀請魯迅蘇軾孔子孟子為我出氣,貼切到位地貶斥怒罵世俗的所有事也無須重複使用那幾個粗口詞語。 這就當是我的中文練習。

不過,我雖然選擇不講粗口,我其實非常欣賞香港粗口,香港粗口有它獨有的味道,獨有的深度,是港式文化。


14 歲的我:

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仇人好。

我不希望再結仇了,亦毋須估意再討厭一個人。

小時候大家總愛分小圈子,講圈外人的壞話,排斥某些同學,這些女孩子最擅長。我並沒有到處「結仇」,但曾經與另一位好友非常不喜歡一位朋友,我們經常逃避那朋友,那朋友跟我們講話,我又帶她遊花園。

同樣,我發現這樣的生活太疲憊了,我每次跟她對話前還要思考如何帶她遊花園,又要擔心她有否在我背後講壞話,見到她又要立刻收起笑容。我對於我們的關係走到那一部深感無奈,朝見口晚見面,如今卻面左左。我非常慨歎,想當年我們可是挺要好的朋友呢。

於是我絕定了,每個人也有缺點,再不合拍的人也可以是位朋友,深交跟遠交之異。當不成知己不代表不能當朋友吧?

況且一個人的閱歷有限,從朋友中學習,擴闊視野。你或許可以從最不同的朋友學到最多。


15 歲的我:

我學會了為我的言論負責。

做人要有肩膀,有腰骨,我十五歲就學會了。

社交網絡發展迅速,大家都愛把生活的大小事情上傳到網上與世界分享,安坐電腦前手指動一下,不費三分汗便能向世界暢所欲言。然而,15歲以前的我卻忘記全世界都在盯着我的言行舉止,一時衝動或會鑄成大錯,我的一切言行不單止代表網絡上的自己,我,還有我的父母、學校、朋友等。

Facebook 大家都愛用,而很明顯,看筆者於此網誌甚麼都寫一餐就知道筆者非常愛分享。於是,筆者慢慢學習如何取得平行,有責任地向世界分享我生活中的樂趣和看法。

後來再過一年我就開始了《銀說語》網誌,再過兩年我開始了一時裝網誌,另外,唔洗問阿桂都知道,我是Facebook 上的活躍份子。哈哈哈...

其實又有誰會於Facebook 分享自己4000字論文,又有誰會於Instagram 打幾百字解釋食材?....我...這傻妹。...

無它,you choose your own way of living. 大眾都愛打卡都愛炫耀拍拖都愛於朋友wall 打擾,那你是不是也要做同樣的事?平台提供給你,你自行選擇如何使用它。

其實我一直也很好奇朋友對於我發佈千字文有何看法。朋友間彷佛都習慣及接受了我—— 係呀佢寫好多千字文架。

yes that’s me. you have to accept it.


16 歲的我:

我深深感受到社會的各層次各個圈子也是整體社會的縮影,同樣有黑暗面,有強權,有鬥爭。勾心鬥角或自私自利,毋
須踏出社會工作已能從生活周遭領會感受到,一次又一次的震撼教育,我學會不哭了。不再像十一歲時為一位老師而氣哭,世界緒多事不由得我擔心太多,無謂再為世界倘淚,世界社會就是有它的不完美,社會就是有各類人,各有抱負,價值觀定然不同,社會不能是個單一化單體,所以也只好接受現實。

當能者所能,用自己的行動感染及影響我身邊我有能力觸及的範圍,專注自己做好自己。社會上大家各有職責,我這位中學生也不能干涉太多,專心當位好學生,善待我喜愛的人,其它事讓其它人處理。


17 歲的我:

我在嘴嚼「塞翁失馬,焉之非福」的真締。

我進中學的唯一夢想就是當學生會,亦曾經奢想過當學生會領袖。於是於17歲,儘管我不太確定在應付DSE 及 美國升大學兩大任務以外,我能否再身兼多一職成為學生會的一份子,為給自己的夢想一交代,我參選了學生會。

發展一切理想,競選大會後有老師就過來讚賞我台上的表現,我亦獲邀至領袖生培訓及學生領袖面試。

一切都是非常美好的經歷,結交了朋友,又獲益良多。

.
.
.

最後,我沒有進學生會,也未能當上領袖生。


就只差一點點,夢碎了。

我記得那夜我在家被目光呆滯,放空了良久,在洗手間大哭了一場。那種感受... 那一刻你自以自己飛上枝頭當鳳凰,下一刻你發現一切有如輕煙瞬間消散,你原來一無所有,眼前的那片景象不再真實,因為它不再存在了。


那種感覺實在難受。但也不能多怪,誰叫我定一個如此高難度的夢想?要考試100分中學六年考試共12次,又修讀至少10科,至少有120次機會,你這小子卻奢想當學生會及領袖生?


不過夢想若不是有挑戰性也不算是夢吧。


在失落中,我媽送上一句「塞翁失馬,焉之非福」。


在失落中,我實在難以看到字裡行間「焉之非福」的福樂曙光。那時我真的想仰天大喊,向天地詢問:「我已失一馬,究竟哪來是福?要多久才能嘗到果實,回望慨歎往往種種呢?」

那時候,我雖未看見前路睹光,但我安慰自己要有耐心,繼續努力,時日問題,終有一天我會明白的,我要對自己有信心。

——————

過着過着,這一兩年來,我終於明白到甚麼是「塞翁失馬,焉之非福」,這也是我那夜反思回望過去十年痛哭的一大原因。回想過去,那時候時間上我實在兼顧不了當學生會的一份子,中學最後兩年因為同時準備兩地升學的關系,我連與朋友社交的時間也犧牲了不少。再者,或許學生會的職責崗位不太適合我。單是於競選時寫的數篇簡短講稿我已痛苦得呱呱叫。

夢想可來自一時衝動,但中一時的我除了有感師姐在台上台型萬分外,又何曾了解學生會是否適合我?


「塞翁失馬,焉之非福」


18 歲的我:

我明白到人生成長路途上伴你走一輩子的原來只有自己。

父母終有一天會離去,伴侶亦於你長大成人後才於你生命中出現。有誰,共你走足一輩子?— 自己。

我明白到有些人與事當真「只在乎曾經擁有」。生命中出現許多對你重要的人,在你的人生中轟轟烈烈的影響你一會,最後大家還是要各散東西。

你所欣賞的人,尊敬的人,仰慕的人,老師同學朋友,大家總有道別一天。道別可能為了帶來更好,因為大家要繼續往前跑了。或許大家在休憩中相遇,休息過後大家要各自回到自己的軌道。

今天的道別抹不掉往日的經歷。

聚、散。

問題是我們有否於過程中學會一課,領略到新道理,更了解自己。一切經歷都是讓我們成長,人生的中心總是自己,究竟我們於經歷中學會了甚麼?

19 歲的我:

我明白到「幸福是自己爭取的」。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有時候當局者可能未如旁觀的你看到大眾的須要,所以意見是寶貴的,只要有禮貌謹慎善意表達。帶出多一角度於討論中未嘗不是件壞事。

另外,你若不提出,他人也未有讀心術能理解你的想法需要。喂,你唔講,人地又點知?你道凡事真的寫在額頭上嗎?

我學會了,只要審視生份,認為可以表達,亦有需要表達,我都會禮貌地分享。

又例如唱歌,我不再害羞走上台唱歌了。你唔開口,邊有人知你識唱歌?仲等人邀請?要唱歌就唱呀,唱完他們就知道你愛唱歌了。


———————————————————————————————————————————————

十年來學會的事寫畢了。回望過後,我又要繼續努力往前奔了。人總不能永遠只回想當年,十年來一個深層反省也不錯。那晚及接着的兩天我在回想往日的大小事時,我有感自己是一隻彊屍,走路上班有如喪屍遊蕩。


我明白,是時候放下了。否許有些事我從在沒有把它放下,往日我只是明白要努力向前衝,但仍緊裹着內心的枷鎖,所以回望才如此痛苦。面對下一個年頭,是時候卸下肩膀上一些無謂的擔子,習中精力,養精蓄銳迎接面對接着的十年。

某天早上,當我想到這一點,我又重拾那面對人生的動力,甚至比往日更活力充沛,於是一連數天做了數項瘋狂大事——例如我組織了一樂隊,要於暑假開音樂會了。 夠不夠瘋狂?我要二十歲了,有些事要趕快做。哈哈哈


人生路途總不能一帆風順,一定歷經波折,問題是我們有否把這些經歷解讀成生命中的一課。自問我有一個頗為艱辛的成長過程,一個比一般人多風多浪的中學生涯。有時候總是回望才明白,生命中自有安排,這些經歷是我如今面對眼前生活的指引。同學,共勉之。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