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4, 2014

二十歲回望之—— 我不是位活潑可愛嬌俏的女孩。

以下這段話、這篇章是我成長路途上心底裡的一些說話。一直都很想分享,最近這個暑假孤身到美國另一個州工作實習與許多長輩的小朋友玩更家感受越深,本來在美國時已想分享,不過遲遲未有時間,現在快將離開香港,心裡又記掛着讀者,思潮一到,我決定與讀者分享我的想法。

這個暑假一人在Madison ,無人無物生活清淡當然願意與父母美國的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一眾長輩們談天說地及其子女們玩。從前我是位省話害羞的女生,雖然我愛看着小朋友,但與他們玩、逗他們,我實在手足無措。我只會對着小朋友笑、微笑、再苦笑。

不經不覺這個暑假我發現自己非常擅長與小朋友玩耍,跟她們尋寶、「野餐」、煮飯仔、探「動物」......我與小朋友們打成一片。無它,我也曾經是小朋友,明白小朋友喜歡如何玩耍,亦回想到往日害羞的我渴望姐姐們如何跟我玩耍。再者,姐姐雖然樣子成熟但心境非常年輕,哈哈哈。


我長大了,每天面對如此多人和事,又貴為姐姐(幸而未是嬸嬸...)了,在學校又長期跟一位小學生玩耍,一方面是捉心理熟能生巧,二方面是姐姐不厚臉皮一點跟小朋友玩,那誰跟小朋友玩?

跟這數位小朋友玩我都非常慨歎,回想起小時候的自己。我慨歎這些小朋友都聰明活潑主動精靈,我小時候就不如她們活潑、不如她們主動。跟她們玩實在沒有難道,她們都有滿肚子計劃,我只須配合她們「上山下海,煮餸食飯」。

姐姐小時候真的不如你們呢。

看着她們活潑可愛精靈呢,又令我想起到一件我一直很想分享的事——我不是位活潑可愛嬌俏的女孩。

我從不覺得我是位活潑可愛嬌俏的女孩。特別是小時候。

最近這幾年,同學長輩朋友導師教授經常會用「sweet」來形容。我記得第一次是中三時,有一位老師要離開了轉校工作,他在我的紀念冊寫上鼓勵字句,他用了「sweet」那形容我。那是第一次。我收回紀念冊一看時,眼睛一瞪?sweet?我從沒有聽過有一如止形容我。

我牛高馬大,樣子成熟,從來只會被人猜大幾歲,又皮膚黝黑,你哪到看到我一點sweetness?

非常感謝老師用心的字句。但同時,那一次實在讓我感到非常新奇。原來我在老師的眼在是sweet?究竟我在大眾的眼中是個怎樣的人???

往後的日子,特別是這兩年,越來越多人形容我是位「sweet girl」,每次我都非常感激這些善心的誇獎,送上微笑,但心裡一再滴汗——人越大反而越會被叫 sweet? 小時候從沒人說我sweet,到二十歲了才被人說sweet?這是甚麼一回事?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位美女。(特別是小時候)

現在我會說我滿意我的外貌,可以做的我也做了。修眉?我十一歲就自學,修了快十年了現在單眼也可以三分鐘內修完。化妝?我一直也有研究,技術足夠支持我一手包辦登台演出妝髮。保養?我繼續努力學習,起碼我不是往日媽媽第一次拉我進Fancl,那個整臉脫皮的女生。養生?我已只喝暖水不喝冷飲一年了。可以改善的,我都已盡力了,還可以怎樣?哈哈哈

自小,我沒有覺得自己是位美女。我沒有一項符合「典型美女」的標準。

白皙肌膚? -我一副健康膚色,明明就運動量低的可憐,從來都是班上皮膚就黝黑的同學,小時候僅有的幾個花名也是跟膚色有關的
圓圓大眼?-我照片笑臉都是眼彎彎的,像素稍低只怕大家只可以看到鼻上兩條彎彎黑線。
櫻桃小嘴?-我嘴唇厚,愛唱歌的我從小都是安慰自己——「聽說嘴唇厚的人唱歌比較好聽,看某某某、某某某等國際級天后便是」
瓜子臉?- 這曾經是我整張清單上唯一可以打勾的一項。不過...這兩年的環球飄泊體驗生活,水土不服,一肥一瘦,一肥一瘦... 身形沒有多變,但臉卻長了個雙下巴。哈,瓜子臉不再,可以擦掉清單上碩果僅存的一個勾。

你知道嗎,baby face 圖臉美圖秀秀手機app可以修掉,施展一身易容術,塑造一張銳利無比的尖下巴。雙下巴呢?你美圖秀秀壓尖了兩邊,下巴下仍是有一塊下巴肉二號。所以,算把啦,學會接受,我接受了我的雙下巴。

當美女是每一人的夢想。我小時候看《環珠格格》都幻想過自己是林心如。一對眼睛?有。鼻子?有。嘴巴?有。瓜子臉?當時有。連臉上一顆痣?我也有。只是我的眼睛不是林心如的眼睛,鼻子不是林心如的鼻子,更莫說那張嘴巴。

小時候,從沒有人贊賞過我的外貌,沒有說我美麗可愛漂亮靚女。這些字跟我從來沒有關系。

我自己也明白自己不是位美女。當公主當格格所有女生都想。念幼稚園與同學角色扮演自薦想當公主時,同學往往都不理會我,最後只會分配我當...可能是公主的...僕人。更莫說學校挑選花女,花女當然是位小可愛,又怎會是我?

小時候我也只會慨歎,這些都不輪到我當了。沒要緊。

當我跟人說我念了十二年女校,特別是男生往往會回到:「哇!你是怎樣過的?」我其實非常慶幸自己入讀女校。就是面對你們這些男生......我不能想像我如何面對。我當牙套妹當了五年,整整五年,我應該被笑死吧。我非常慶幸成長過程中毋須擔心男生的看法,不擔心被取笑,不擔心被評頭品足。

說我靚的......有,只有一位。

從來只有我媽說我「生得靚」。那當然,你有聽清楚嗎?生嗰個當然話自己生得靚啦。媽媽真可愛。每次我都心想——母愛真偉大,阿媽眼光獨到,真客氣。

小時候,除了我媽媽,從沒有人讚我靚的。當外有親戚長輩朋友讚賞其他小朋友「咁靚仔嘅!」「真係靚女喇!」,他們只會上下掃視打量一下然後說:「哇!又長高左!真係快高長大!」

...我的身高是我成長過程的重點。連衛生處也是只關注我的身高,每年學童體檢最後列印一份報告,報告上永遠寫到——「高度問題」。

喔...原來長得高也是種問題。

就這樣,在我童年成長中,從來被長輩評論的都是——我的身高。

一直到我十歲左右嗎,才有些長輩說我「有氣質」。讚賞誰人也愛聽,難得不是關於我的身高,我當然特別深刻,萬分感激。心中苦笑.......個樣讚唔落,唯有讚氣質啦,長輩們果然口才佳。我也感激大家沒有試圖討我歡心,明明不是美女,又為了不想我不開說我是美女。萬一當初大家都說我是美女,我當真自以為是天仙,豈不是糟糕?

到十一二歲一次有長輩讚我的鼻子高,我也非常驚訝。我的鼻子,跟整容隆山根那些相比只是小山丘吧。不過同樣,得到讚美對我來說從來不易,當然照單全收,感謝讚賞我的鼻子。心中又一次苦笑......整張臉讚唔落,唯有多下幾分眼力看局部,讚讚鼻子也好。

又記得十二歲時,進中學了,有學姐走過來拉着我說她和她朋友在看新生覺得我很漂亮,很精緻,想跟我合照。那一次我雖然心裡高興,但我下巴實在掉到地下.......哇!當真第一次。學姊你就的過獎了,我一位箍牙妹竟然得你讚賞,最後我笑容燦爛的對着鏡頭展示我銀光閃閃的牙套與學姐合照。

得來讚賞容實不容易。女大十八變,我牙套除了,日夜保養皮膚改善了,眉毛修了快十年了當然很順。長大後我深深有感樣貌順眼討好辦事順利,得人關注,只要花時間、用心許多問題也能在商討中解決。有時候我非常慨嘆,小時候去文具店又不見店主如此友善?以前去逛街又不見所在店員一字站如整齊鞠躬送行?又不見酒店老闆會親自帶路?又不見在餐廳前看餐牌考慮時有店員來極力游說:「來來來 小美女來,啊不是,大美女來」...

成長過程讓我有深刻的感受,我一直堅持要對所有人任何階層任何職業任何長相的人都態度良好。我很看不過眼那些以外貌判斷一切的人,看樣辦事,對某些人獻殷勤,對某些人呼呼喝喝。其實我來都一樣。你看樣貌就能判清一切?你可有給予人機會去展示自己去向你證明他的人格他的能力?

年青人成年人都很愛看baby ,逗嬰兒。看到可愛的嬰兒就一窩峰,又抱又錫再狂影相。每次我都非常冷靜。一種嬰兒冷感。我認為這樣對初來到世上的小嬰兒們很不公平。明明所有嬰兒都一樣,都是那副五官,那副四肢,為何我們要偏愛一想小朋友?每次我轉頭看着那可能相對上不那麼可愛,被冷落的小朋友,然後心裡默默地為他們祈禱。小朋友,今天你不受關注沒要緊,你換來一片空間尋找發掘自己的材能,長大明白自己的價值,不會只當花瓶。姐姐很明白你們的心情,我對你們有信心。

我又替那些受盡關注的可愛小朋友可憐,希望他們在日夜被讚賞自己的外貌,及萬千寵愛送到身旁時不要忘記建立自己。

有時候我會想——作為大人的我們有否反省過我們這樣以外貌而偏愛小朋友是對小朋友成長很不健康的影響?

有次媽媽跟我說某某擔心女兒不夠可愛。我回道一句:「媽,這不要緊,可能是件好事,長大懂得打扮自己就行。」

今天每次聽到人的讚賞外貌或與外貌無關的讚賞,我都會衷心感謝他們,有時候更會比讚賞我的那位回應得更熱情。心中每次都慨歎,這一路就走的不容易,受讚美應懂珍惜應感恩。人家懷有寬厚之心慷慨讚賞你,你也絕不能 take it for granted。

我認為要學會接受自己,愛惜自己。你永遠也無法取悅世上所有人。整容弄了一張名人翻版嘴臉又如何?又會有人不喜歡。我接受了皮膚黝黑,旅行回來親朋戚友都說我更黑了,我也沒甚麼感覺。我也接受了自己的外貌。小時候我曾經非常不喜歡臉上那顆痣,經常幻想到美容院脫痣,那時候我認為那顆痣非常礙眼,無與倫比的大。現在不再在意我的痣了,它們是我臉上的小標記。接受了它們後,我發現它在我的眼界中日益縮小,我的眼中其實再也看不到那些痣。哈,其實拍照跟本都拍不到我那幾顆痣,當真何苦在意它們?

我也接受了我的嘴唇。可能是我臉形逐漸適應了我那沒有牙套的牙腔,又或是因為我不再在意我的嘴唇,同樣我也沒再對自己的嘴唇有何意見了。話說有天去買化妝掃被老闆娘稱讚我的唇形漂亮,還送了一把唇掃給我。

先要欣賞接受自己,我們才會放假開顧慮耹聽到周遭讚美的聲音。渴望多年,這幾年我終於有被一些人讚靚女了,哈哈哈。那我有沒有白皙肌膚?還是沒有。大眼睛?都沒有。雙下巴?一大個。當美女沒單一標準。美女不是只有一款。或許我只是小部分眼中的美女,最小的可能性可能是...只有我媽,但我們實在不能追求成為全世界眼中的美女,所以一人讚美也好、百人崇拜也好,受人讚美也該喜悅。

學會接受自己。都說,不管如何,你身邊正面的長輩也可能在局部中找到一點可以讚美你的事,可能你一個很美的額頭?鼻子?耳朵?所以又何須整天着眼於自己不完美的地方?

最後,今天我於地鐵車廂上目睹一套兩女人的罵戰。一二十來歲妙齡女士與中年女主婦的唇槍舌箭。罵劇中或許雙方都有錯。對事不對人。罵處事的不是或許可以,但罵人不應罵及其身份,罵其身份則是人身攻擊,大忌也。今天妙齡女一句:「阿婆,係呀我後生又靚女呀!...」

小姐?你的年齡與美貌與地鐵碰撞事件有何關係?你這句話是人身攻擊。青春只是一剎,有一天會逝去,每人都曾經年輕,有過一段青春,你有怎能一句阿婆—攻擊人年紀?人家也不過是位中年主婦。

「美貌」的禍。

所以即使我小時候希望能角色扮演當公主,被長輩讚靚女,被長輩朋友關注等,但我又慶幸小時候不存在這些經歷,無法被寵壞,鍛煉了我今天的思維。感慨與感恩。

都二十歲了,現在有人認為我活潑,我可愛,我sweet?又是那件,唔係呀化?我真係牛高馬大,黑黑實實架喎。

年紀是大了,思想是成熟了,但心境還是年輕活潑可愛調皮。其實,我認為那些讚賞我的人都是讚賞我那份心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