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8, 2014

那瘦子的話-

當我終於明白到往日我為何那麼注重皮帶,當我考慮重新買一批牛仔褲,我感覺我終於重拾在過去兩年一步一步遠離了的自己。重拾自己身軀的感覺真好。你可知道當了十八年的瘦子感覺身軀越來越沈重的感覺是如何?

我從來都是位瘦子,體重多年來非常穩定, 沒有特別長胖過,我也從來沒有太留意過自己的體重, 小時候大概當我重了十磅的同時,我也長高了十幾公分。體重增長轉化為身高攀升,所以重了?我也不太在意。

兩年前我要到美國升讀大學了,在眾多送別卡跟歡送對話中,最常聽到的就是「小心變肥婆啊!哈哈哈!」,美國人癡肥問題嚴重,大家都拿這個跟我開玩笑,我也不以為然。心想,大家都知道啊,我這些年體重都很穩定啊,哪有那麼容易長胖,我對我自己有信心。

不過,就正如大家所開玩笑的,我這兩年就默默的漸漸的長胖了,距離我高峰期跟我中學畢業後時我應該胖了快二十磅... 對,應該接近二十磅,要不然也有十五。不少人也說我比以前胖了,有些會說「現在更好看啊!」「胖一點以不錯,以前太瘦了!」「再發育吧,骨架長大了」然後又會很小心的加一句強調現在也不是胖啦。有時候我也不清楚大家是真的想令我好受一點,還是真心給我講這些說話。

又不過,也沒有人會說我肥胖的,因為我還是一副正常的身型,只是再沒有人抓住我的手臂跟我說「你真瘦!!!!怎麼可以這麼瘦!」 從來我也搞不清楚這些說話是好是壞,是褒是貶,依社會定義可能是個讚美吧。沒再聽到這些說話也沒有特別的感覺,反正我從來也沒有覺得自己很瘦,從來人說我變瘦了,我也看不出自己的分別,只是慨嘆我不再是大家心中的瘦子了。

大家可能也沒有發現我其實重了近二十磅。我其實也看不出自己哪裏胖了,反正初中買下的上衣褲子我還有在穿。但是,我有感覺到自己跟往日的自己遠離了,而且越走越遠了。

大二的某學期,有幾個晚上在臉書翻看舊照片。我慨嘆,我想念往日的自己, 突然覺得我不能在鏡子前找回照片中的我。突然有種感覺很想回到從前。我甚少念舊的,我唸幼稚園時的夢想就是快點十八歲,長大成人。你若問我要不要回到香港中小學生活?我千萬個不要,有些事情經歷過就算了。

那些晚上我感覺我彷彿失去了往日那份力量,面對事情又失去了往日那個應對的適應力。我想到往日快樂成功的點滴,我決定要依往日為鏡子活出今天。

人說減肥,你說減肥,社會廣告評論,親朋戚友你一句我一句,再加街市阿姐隨口一句,全世界都在你耳邊說——瘦很重要。

然後你眼看身邊朋友在試各種食方努力減肥,只吃蘋果,只喝水,不再吃肉,吃某粉末食品,計算卡路里等等等。就算是沒有行動去減肥的,也會每天碎碎念說自己哪裏胖。有時候我也不明白,不是好好的嗎?我也看不出你們自我認識以來有何長胖了。

大家可有想過減肥對我們真正的意義在哪裡?

你為什麼要減肥了?為了符合社會的眼光?為了達至那些虛無縹緲的標準?

而大家又可有想過一個當了十八年瘦子的人長胖二十磅了,心裏的感受是什麼?

當了十八年的瘦子,續漸有感自己的靈魂不是附載在自己熟悉的身軀生活,那種感覺難以形容,但實在難受。當你依舊攀爬樓梯,但有感比往日吃力了;當你依舊在城市中奔跑,追趕大小巴,但卻有感身軀不如往日輕盈;當你去跳舞,面對著鏡子卻不知怎的鏡前的樣子跟自己印象中的有出入了;當你覺得肚子過得有點不愉快,想念會餓的感覺;當你去試穿衣服,突然變得困難十倍了,有一堆以前不用思考的顧慮,突然有感衣服的尺寸不能夠代表自己,小號太小,大一號有太寬了,突然感覺自己不能在社會定位了。

我並沒有確實概念我哪裏長胖了,畢竟我還是在穿一樣的衣服,同一條窄腳牛仔褲,同一件背心,在人群中我還是屬於比較瘦的一群。

不過,就是這些種種讓我迷失了,感覺我跟往日的自己遠離了。

原來對一個瘦子,「瘦」在外人評論外,有更大的意義。

我沒有一刻立志要減肥,也沒有任何故意的節食行動。但是由那些晚上我就努力提醒自己往日的生活態度,以往日的信念去面對眼前截然不同的社會,我也覺得再沒有必要刻意迎合社會了,融入主流了,為何我要吃 mac & cheese 呢?我本來在香港也一直不吃的,為甚麼我來到美國就要跟大家點頭說是的,mac & cheese 最美味了。美國白菜比香港大幾倍,那就分幾餐好了,誰說一定要一次煮完並吃完?我也沒有太在意一眼下我於飯堂拿的食物比美國男生還要多,我每天也在家吃一大碗米飯啊。美式早餐非常豐富,但我以前去旅行吃幾餐大早餐後腸胃都很不舒服,為何現在看到眼前自助式的有蛋有香腸有香餅,我就覺得全都要拿,不能落空?還有許多許多,有些跟飲食無關的,純碎生活態度的改變。

原來適應一個環境不是要完全跟隨一個環境的大小習俗,而是學習在那環境中活一個適合自己的生活。

不是說不願意配合,亦不是說我不嘗試,我比很多人少批評飯堂的食物,我也嘗試過許多新事物了,只是在抱開放態度接觸後,要尋找適合自己的那片草原棲息。

大家也蜂擁到綠油油的大草地,但可能原來在一角樹下的那片滿滿落葉的草地最適合自己。

不經不覺的我就感覺到自己瘦下來了,可笑的是去年春季時,有天我瘦了,但學校天氣又突然回冷,我穿著往日一直穿的大羽絨衣依然有感涼風陣陣,一身寒意,於是我感嘆——脂肪還是有它的存在價值。

在剛過去的暑假在Madison 上班,每天走路上下班及買菜,煮自己想吃的飯菜,到現在在倫敦同樣多走路,及自己煮飯,我又續漸瘦下來了。

今天當我突然希望衣櫃裡有一條皮帶,當我突然感覺穿著牛仔褲有我往日在中學時的感覺, 當我有一刻考慮買新牛仔褲的需要,我笑了,怎麼這種感覺那麼熟悉?感覺彷彿在大海飄飄蕩蕩兩年,我終於游啊游回家了。

「游」學兩年了,學到很多吧。我現在找到一種新力量,一種結合往日跟兩年來體會到的新力量。很清新,很奇妙。

幾個禮拜前我於香港清理我的衣櫃時,還很不解的在想——怎麼我以前買下那麼多皮帶?全都破破舊舊的,充滿經歷。我差點要把它們全都丟掉。

其實我究竟瘦了多少?體重有沒有下降了?那都不重要。直覺跟我說,我體重沒有輕多少,還是比我中學時高了挺多,可能都變肌肉了,可能骨架真的有長大了,況且我也不再是小女生了。反正我現在感覺良好,感覺自己屬於自己。(非常奇怪的語句......哈哈哈哈)

至於這個狀況可以維持多久?不知道。每天面對社會那麼多刺激,誰知道我哪一天會不會決定日吃五餐?又或是在轉冷了我會否自然反應感覺要多存一點脂肪?天氣冷而太瘦是很痛苦的,我已經歷過了。

改變了的是我找到重拾自己的祕方,不用依靠坊間眾說紛紜的方法,原來辦法很簡單,只要活出自己。對於一個瘦子來說,瘦了十八年自有她的原因,又何須跟隨些無從稽考的大小異法?

哪天我再長胖了,只要我正活著適合我的態度模式也無需介懷,又或是那天我短暫長胖了,我想再瘦下來,我也有概念如何瘦下來。

減肥對你的意義究竟在哪?如果沒有意義又何必每天被這兩字捆綁自己呢?

一瘦子決定要再瘦下來是否認同往日的生活模式可參詳,有一種生活價值呢?
一(略)胖子要減肥是否認為一直的生活模式有需要改變呢?還是純碎盲目追隨社會準則?

樂於生活現狀,沒意圖改變,又可必一直念念有詞說自己胖,說要減肥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