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31, 2015

後續-恕我從前不懂欣賞dood 男們的美麗。

眼前每一棵樹也無比美麗。

從前的我不懂得欣賞這些樹。現在我每天也在歡顏微笑,我終於慢慢學會欣賞花園中的幼苗,嫩枝,大樹,老樹。其實他們都很美麗。幼苗有天會長為大樹可以遮蔭。只不過當他成為大樹時,你這花兒已凋謝了。

從前我的花園只有花,當花園出現了大大小小的樹,我無法理解他們。我受不了有些男生很不整潔,有些話題來來去去都是男生的興趣,有些很不懂跟女生溝通。「點解依d 男仔可以甘dood?」我期望於視野中找到一棵我能理解的樹。

然後我發現找到一棵能理解的樹是沒有意思的,我沒有考慮到土壤。為什麼我能理解一棵樹?原來我聽了一首流行曲,只有四和弦,常用的編曲,容易跳動的節拍。小時候聽那麼多流行曲,流行曲有哪一首不懂?流行曲的世界,一式一樣,流行一陣子便過時了,又下一首曲派台,成為大眾的洗腦曲一段時期,然後又被人拋棄了。

能理解又如何?誰說能理解的就是好?古典音樂美麗麼?蘊藏無限魅力,只是沒有樂理知識你不懂箇中智慧。爵士樂美麗麼?有人認為爵士樂音階奇怪,學過藍調的人卻懂得欣賞爵士樂的看似沒規則卻很有條理,變幻莫測的音階。無奈我往日理解能力有限,又只打算欣賞能理解的曲子。

都能理解了,又何須細味呢?

只有理解卻沒有認同,有理解卻沒有真正尊重,所謂理解其實何等重要?其實理解可以從時間建立,而且更有深度更有層次。

溝通不了還是沒有嘗試溝通呢?女生享受被男生關心關注,從前面對我無法理解的男生們我覺得算了,我享受跟女生聊天,待個懂得跟我溝通的男生出現我再好好聊。我只著眼尋找一棵夠高的樹,沒有考慮品種,沒有考慮土壤,以為不是追尋最表層的事,到頭來也不過只是在看軀殼。最後怎麼樣?大概只有溝女王有能力能與我聊得上天。頂多找到個很懂男友責任的男友。無奈地你當初吸引人的也可能只是那軀殼。然後我發現這一切都沒有意思。

何須尋找一個完美男友呢?(以下我可能又美化現實了,不過...) 喜歡一個人是喜歡那人的性格思想價值觀,而不是從一人懂不懂當男友而衡量的。記得小時候我多次被我爸的時間觀念激怒,心想這樣的男友我應該受不了,長大了,現在的我發現好男人不是從這些衡量。

一百分男友配上一百分女友有什麼意思?不過大家都懂當男女友,卻不需要對方的。兩塊平口的拼圖,彷彿天衣無縫的拼上,卻一推即散。站在高台,卻沒有前路的,下一步只有懸崖。

其實從來沒人說過當男友應如何的,沒有一項是必須。誰說男友要懂時刻逗女生的?可能我正是喜歡你爽直。可能你最平淡的一句話我也覺得很有趣。誰說男友要時刻抽身陪女友的?可能我正是喜歡你專注一面。可能我只在乎在你心中佔有重要一席位。

原來要找一個你覺得值得改變的人更重要。朋友間也有互相影響,更莫論情人。在一段關係中不希望改變對方的,大家永遠都是平口的拼圖,不會一天拼圖突然變了一凹一凸,頂多只能當上永遠的玩伴。既然如此,倒不如找個你希望瞧著改變的人好了,哪怕表面顯得再遙遠,方向正確終有一天會成為彼此最獨特最匹配的拼圖。

其實我從前並未明白想追求什麼。醒來我發現dood 男的世界很美麗。

dood 男們軀殼不甚奪目,但他們有著美麗的世界,有他們的思想他們的熱誠,dood 男有成熟時。從前我只會想這些人怎麼能當男友,第一輪篩選就說再見了。現在我卻覺得這些可愛男生終有天會找到他們心中獨特無比的老婆的。他們可能不是我杯茶,況且我也不再確定我想找尋怎麼樣的伴侶了,但這不會否定他們的世界是美麗的。

其實我從前沒有嘗試理解他們的世界。你不跟他們溝通,他們又怎會懂得與你溝通呢?

記得中學時我曾經覺得自己畢業後一定有能力在不久時間內交到個男友。好友跟我笑稱要籌劃間姑婆屋,我心想 -- 我先唔會當老姑婆。現在一位位朋友都在品嚐愛情的味道了,我卻只是酒醒過後更懂人生的甜酸苦辣,但仍尚未真正體會到愛情是什麼味道,我苦笑,感覺我應該是籌劃姑婆屋的人,非誠勿擾,唔岩咪搞。

你道我很有興趣對每一首情歌有體會?多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