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2, 2015

坐上華語流行曲過山車

寫網誌是個有趣的成長紀錄過程。最近我都不願重讀舊的文章...... 感覺今天的我觀點已跟那時候有很大差異,同時又覺得有些想法其實重複出現在我的文章。可能再過幾年沈澱一下回顧會挺有趣的。或許我會覺得那時年少無知,或苦笑那時怎麼臉皮那麼厚......其實現在我已經這麼覺得 哈哈哈哈 ——成長是個過程嘛。

我會為我的言論負責。文章繼續乖乖待在這網誌。

聽畢學校期末a cappella concert,現在聽著好友送我的spotify playlist,我知道經歷高高低低平坦360翻面山面海,我坐了程流行曲過山車。

流行曲從小愛聽。小時候只是為跟隨潮流,為了於KTV 有唱不完的歌。曾經我每天上網緊貼樂壇動態,然後把每一新專輯聽一遍。我會上KTV 網頁查看[新歌試唱] 版,然後把每一首新曲學會了。很瘋狂,對。

唱流行曲的第一階段是學會歌詞旋律。後來,我慢慢意會到唱歌應該投放感情,於是我學習幻想意境。那時候天馬行空, 少有共鳴,充滿猜想,而感覺非常抽離。我喜歡的歌曲通常都是被它的音樂元素所吸引, 動聽伴奏,悅耳旋律。先喜歡音樂再了解歌詞。

聽一專輯可能有三兩首我的最愛,然後被我intensively studied,其它就不過聽了。不知不覺歌庫豐富了,我奇妙地進入了與內心的猜謎遊戲。特別是在過去兩年,我會突然腦海哼起一首歌,唱來唱去只懂兩句,於是我還要打我心中僅有的兩句歌詞上google 搜尋一番,找回零碎歌詞的主人。那些往往都是大眾耳熟能詳的流行曲,偏偏我以前不以為然,聽過讓它耳邊流,並未有細聽完整旋律。我感覺我的音樂世界一直擔當著重要角色,抒發一些我未有意會,或不擅辭令表達的感受。於是為了了解我自己的內心世界,我會乖乖一直翻播歌曲,為我內心解謎。我總覺得很有趣,因為其實往往我不大熟悉那些歌,只記得一兩句歌詞,但原來儘管我過去對它們未為意,它們原來還是緊存在我的情感詞彙錦囊內,適時用。

於是我解開一首又一首謎——那個春季《陰天》,那份《脆弱》,那個校園傷感的《哭不出來》...... 我對這些往日認為平庸通俗的流行曲突然多載了滿滿的感受。

從流行曲我更了解自己的心情,無限棒。

接著我在這過山車中中了流行曲的毒藥。我應該慶幸過去兩三年沒時間聽流行曲。 廣東歌給你溫暖似家的感覺,同時廣東歌一字一句滑溜溜的鑽進耳朵,然後你的心窩。當你軟弱時尋覓慰籍播著一首又一首流行曲,突然每一首都代表著你的心聲,每一首你都感同身受。 以前你抱怨怎麼廣東流行曲大部分都是情歌,突然你對流行曲充滿欣賞,欣賞它圍繞這主題題材角度豐富,包羅萬有,總有一首正中你感受。又或許你會像我瘋了把整個流行曲海翻一遍,務求找到幾首我內心有反應的歌曲,在難受時努力為內心解謎。我很徹底地把楊千嬅薛凱琪謝安琪吳雨霏側田GEM 曲婉婷容祖兒還有多不勝數的歌手出道以來的所有歌曲都聽過。我感覺未曾於如此短時間內密集式的聽如此多流行曲。

我spotify 出現了一張長長的playlist。剛開始時覺得那是代表著我的心聲的歌單,聆聽著它卻有如一刀一刀的刺進我的心窩,在刀疤趟淚,在過山車中一再倒吊在半空中感覺直衝大海。我無法抽離了。流行曲的故事變成我的故事。籍著流行曲,我把故事一再翻演,延伸,放大。 然後流行曲把我的故事改寫了,一時美好了,一時變險惡了。可能明明只是一棵種子,單一顆種子給了我無限靈感。故事永不總結,因為我的歌單一直重播。

曾經我很期望對流行曲有多點感受。然後無奈地發現當你對那歌有太深切感受,你是沒辦法把歌好好唱完地。在我希望音準時,聲音在顫抖,在我希望咬緊歌詞時,我已經淚流滿面了。

此時聽流行曲是枚毒藥。第一次我發現音樂與感受如此緊扣的脆弱。我逃避音樂世界,慰籍之門引不到長遠慰籍,於是我一直嘗試聆聽不同曲類,然後我把經典的bossa nova 都聽到熟透了,突然愛上了速快聽似無旋律不合調我以前聽到頭痛肚痛的 bebop , avant garde jazz, 以前我都嫌棄它們沒有感情,從沒覺得它們如此悅耳。

於是那歌單演變為我評定個人心裡狀況的測試。播那歌單需要很大勇氣,每次按下播放按鈕,我都預備好有可能又讓自己淌血。然後我失敗了許多次。

回到香港於KTV 唱出一首又一首我最熟悉的歌曲,同行者說怎麼這些歌沒什麼旋律?唱幾首我都不想唱了,怎麼我變得如此缺乏音樂感,挑出如此歌曲?通常人家都會說我唱的歌旋律動聽,這次哈哈哈......跟以往不同,這次我是被歌詞吸引了。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些旋律像喃無講話的歌曲會成回膾炙人口的得獎歌曲。

慢慢到達了下一階段。我繼續盡可能避免流行曲。同時,我對流行曲產生反感。我對自己的價值觀建築了導電鐵絲網圍城,無法認同許多流行曲中角色的態度價值觀等。覺得有些歌詞想法很多餘,有些很有錯,搵黎搞,拖泥帶水,你當真諗多左,同唔係啊化你有冇搞錯等。

有天我走到琴室想要自彈自唱,挑了幾首歌我也無法唱下去。在幻想與代入的同時,面對我不認同的內容我再難以如往日如此抽離去投入一首歌。從起我未明白所以不知道哪些內容我是不同意的。感覺從前我只想拜師,所有都是師父,所以我都可以拜一下。現在我有派別了,儘管你是個師父,不等如是我眼裡的師父。

感覺自己無法完全從音樂的層面發掘動聽流行曲,我開始聽朋友的歌單,闖一下朋友的世界比面對自己的暗湧好。 有天我問好友 :「喂,怎麼歌單都沒新歌呢?」她回我道:「你想聽?弄個新的給你?你要開心歌啊?」真知我心意,好友弄了個以我別名為名的歌單。跟那些歌沒有太大的情緒,卻感受到好友的關愛。

聽著她的歌單跟其他歌,有時候我嫌棄歌手的唱功,有時候編曲的平淡。 我回到從前先從音樂感受歌曲。我再次抽離。歌單中有些中學時火紅歌曲, 如今聽感受轉變了, 多了幾層體會,真奇妙。笑。從前怎麼懂有些歌的含義?

今夜我在試試播我的荊棘playlist,感覺很遙遠。除了想起一些我於那房間想放聲唱又怕吵到鄰居的片段,都沒了。我相信如今我對那些歌的感受存在寶盒中,需要時運用,但我不再識別於那些歌。

華語流行曲在我的世界變得不再重要。我找到許多新的聽覺娛樂,例如聽podcast, audiobook, jazz, classical... 如此走一回,我依然覺得華語流行曲有些內容很無謂的,有些在散播不怎麼成熟的態度。我會盡可能少聽。今天要我找到一首我喜歡的華語流行曲可能更困難了。哈哈哈。好友歌單有提醒我依然有好歌存在。像以下這首是她歌單中我的最愛。

坐一趟過山車有人大呼過癮,要再坐,有人頭暈要稍休息,有人說夠了。海洋公園那360度過山車我坐過一次就沒再坐了,其他過山車還有繼續玩。華語流行曲是枚魔力無窮的毒藥。可以不知怎地你有憂鬱了,要小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