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0, 2016

尋找著--一副耳機

原來......能讓我鼻頭一再酸了,然後眼淚隨隨留下,只是一副——耳機。

一副音色均衡,低音紮實,高音明亮,鼓聲清澈的耳機。
在前奏第四小節,我鼻子酸了,bass 加入那一剎,我的心融了。

那夜晚上,坐在圖書館,戴著我的耳機聽我的冬季playlist。本季最愛有《一個人旅行》,《superman》,《紅豆》。一字一句刻在心中,心情激動。閉上眼,我穿梭進一段漫遊。

其實我沒想到掀起我這份激動是一個耳機。何以不是一個人? -哈。

=================

想當年,我對耳機完全沒有想法,況且我根本不愛塞耳機進耳朵聽歌。我不喜歡把音量調太高,但音量不夠高坐小巴地鐵是無法聽歌的。 即使音量高也可能聽不到。

然後上大學前,我非常渴望有一副beats 耳機。廣告打那麼兇,明星都戴,我猜一定不錯吧。於是我用了一年生日禮物的quota, 在多位親戚的贊助下買了一副beats 耳機,打算帶它伴隨我的美國歲月。那一次我並沒有到專門店試聽,只在唱片店按大小顏色挑取心頭好。

拆開包裝一聽後,我:「好音質應該是這樣吧。」

剛十八歲的我絕不知音質是何物。畢竟如何,beats 相比我任何一雙隨機附送耳機也是一大躍進了。

那就是十八歲了,對物質彷約有追求,向坊間的行銷推廣投懷送抱。人說好就好?有否自己獨立求證?是否自己追求的事與物?未懂賞析又如何享受?

接著面對實際考慮,我發現有一雙輕便的earphone,放在書包,隨身攜帶比較方便。在圖書館,萬一需要聽首歌作音樂分析,我早有準備,拿出耳機就可以了。於是大一有次我在香港書店買了一雙看似不錯(主要是紫色正合我心意), 而又有點牌子價格中檔的耳機。

沒想到這耳機確實讓我頭痛。記得有次我需要分析一首爵士樂,奈何我聽多少遍都聽不清楚那低音, 即我無法追隨曲子的和弦。那幾個晚上,我聽了同一首曲接近110 次。 最後,我的耳骨更有點痛。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耳機為我的音樂分析功課增加了難度。其實人生許多事當下也不知道某事某人某物有影響的。我也是大概過了近兩年才明白追隨低音對音樂分析的重要性。沒有了bass,凡事都不完整了。以前我可能怪那音樂非常複雜,無法聽清楚。現在我才發現,那音樂可以一樣,配上合適的耳機或喇叭,石頭變發光玉石。就如食譜未變,只是取材更講究了。其實越複雜的曲子,配上好的音響,聽上來越有層次,簡直聽覺享受。相反,用一個低檔耳機聽一首富有層次的曲子,只會聽到一切洗刷有如一捲浪花。

但是,那時候又怎知道?其實我們都不是先知不是天才。好吧,可能讀者你是位天才,但我不是。就那十幾歲人,我們又怎知道一切答案?你會發現當下不知道並不重要,但要有繼續探索探究的精神。兩年前我不知道,兩年來我一直覺得那些低音不該如此,兩年來我跟許到專家討論過這個問題,現在不就知道了?

(讀者可能覺得不就幾顆低音,有這麼嚴重麼?......
哈哈哈,有。
你可試試聽一首曲一百遍為了聽清楚那顆低音......)

自從我踏上一個飄蕩遊學弟子旅途,帶著我的macbook pro,喇叭彷彿不太重要。 然後我們走進串流音樂的年代,一個spotify,pandora, Youtube,我們用電腦手機放音樂。有時候我真希望有個便攜擴音器。於是我收到一個便攜擴音器。

由沒有到有,一下子許願清單有一項達成,當然好,簡直無比心甜。漸漸我覺得從這小小的擴音器揚聲,不見得比我本來手機或電腦有多好。 當然你可以說小小的一個揚聲器你又能要求什麼?但若未見任何價值提升又為何要多帶一件出門?天下有那麼多揚聲器選擇,為何就是這個?就像森林有萬千棵樹,為何是這顆?當天以為是寶。未體會更好,可能無法感受當下的不好。

大二暑假回家,發現爸爸兌換了一個 bose 小型揚聲器。一個暑假,聽得著迷。於是大三回到美國,我也自行用自己里數兌換一個了。收到揚聲器那天,我心裡有一句:「幸福要自己爭取的。」昨天未知何謂更好。其實起步點低,總會遇上更好。

大二暑假我也於機場買了一個好一點的earphone。同樣,我也覺得是比我那讓我耳骨刺痛的耳機好幾倍了。拆開包裝,在機場聽著一首方大同《危險世界》,那一百道音軌猶如洋蔥一層一層剝開,我眼前視野突然明亮了。

無奈地這耳機彷彿跟我的耳骨不太合配,耳機在我跑步時一直掉下。

今年大四我確心買一個符合我所追求的耳機。我考慮過買一副bose。我不想要重複犯錯,再一次對行銷訊息投懷送抱。一次跟朋友去試聽,朋友說覺得那低音還是不怎麼樣。於是我決定要更仔細地研究。

然後我再一次來到機場(這大概就是我這四年的生活,經常在機場出沒),看有點時間,我去了耳機店試聽。 另一樣我現在朋友都知道,我喜歡跟售貨員聊天取經。誰能道我以前很膽怯跟售貨員交流的呢?都21歲了,有什麼好害羞的呢?尋找自己幸福要緊,找到自己理想耳機最重要。

在售貨員介紹下,我找到一副不錯的耳機。在我要結帳的時候發現沒帶香港信用卡,而美國卡的匯率比我預算中差很多。我選擇擱置購買耳機。緣分夠,我到美國也可以郵購。更或許,這正正是說我們緣份未夠。

十六個小時後我降落芝加哥機場, 正好我又經過一家耳機店。查詢我在香港看上的耳機,耳機舊版剛好售罄,新版未到。聊一聊下發現那品牌歷史相較短。後查看網上評論亦說不耐用。 呼。幸好我沒有買下那耳機。緣分果真緣分。

有一件事我學會了——找到mr. right 要功夫。雖然我每刻都希望從天而降一個給我,那我就不用煩, 但是我明白要找到真正合適的耳機是要下苦功,仔細試聽比較。

那夜晚上,我看了許多Youtube 評論,搜尋了許多有關耳機構造的資訊。

翌日我到了商場的音響部試聽,續一類型的歌曲聽一遍,流行曲,jazz, rock, classical, country... 與我現有耳機比對,再跟售貨員又聊一篇。仔細聽幾首不同的曲子才發現我當初的耳機聽《危險世界》是一流,但其它都欠奉。要聽鼓聲,女聲,比較明亮的男聲都不大理想。待我當初還以為《危險世界》那麼多到音軌是首試機佳選。在我剛買那耳機時,我以為那就算是有bass了。如今比對許多耳機後才發現那種低音不夠紮實清澈,有如破音。畫家以為可以一筆走天涯,我也以為一首曲可以試耳機,摸清底細。

買耳機這決定絕不簡單,我讓它沈澱幾點,而我又多作點研究。

事隔幾天, 我找到網上打折,再加上我地cashback 補貼下買下我現在的耳機。

其實這個耳機一點都不小,為了它,我騰空了背包前面的一整個口袋。凡事總有取捨,問題是你願意捨在哪。要好音質,也不能計較那一點大小。

在我研究耳機的過程,我也發現其實坐車坐地鐵要聽歌事沒問題的,也應該不需把音量調得太高,問題是耳機有沒有把isolation 功夫做好。同時,我杯茶可能不是你杯茶。我愛音量偏低但同時要聽到歌曲的細緻部份,你可能不想要與外間隔離。

而bose 主打靜音功能,要尋覓一個飛機火車夥伴,bose 可能不錯。其次bose 還是揚聲器方面比較出息。我沒有在bose 耳機中找到那份帶我以音樂穿梭世界的魔力。

至於headphone, 沒錯on-ear 是比over-the-ear 小一點,而且便宜幾百塊,當年我就是喜歡它小一點,買了一個on-ear 的 beats。不過over-the-ear 比on-ear 空間感大,聽起來更有於喇叭放聲的效果。 兩者是個對音效的選擇。

未明白自己需要追求甚麼前,實在難以隨便找到合適的。

不過難題是人往往處於不自知,以為知道自己追求的事,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真正要追求的是另有其事。根本不知道自己其實不知道。

尋覓自己要追求的事與物是一個過程。沒有昨天,今天就不一樣了。 沒有經歷幾個未夠完滿的耳機,也不會讓我今天有份有所得的感動。

每個耳機代表著我的一個階段。

今天先找到我的耳機,但願有天再找到個mr. right。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